☆特傳、景羅天X安因,雷者自行按右上角紅色X或上一頁感謝。

☆沒有題目是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命名為什麼…對不起我命名無能。

 

 

以上

正文:

夏夜,晚風徐徐吹過、帶來沁涼的氣息。

剛下過與的味道,草地微濕,不遠處的涼亭裡有著幾道人影。

 

金髮白袍的精靈正苦惱的看著醉倒的天使族好友,桌上還散亂著某位女性惡魔自老家帶來的烈酒、點心──當然,點心的製作原料也都含有酒精。

至於造成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個黑袍的惡魔,早已帶著就一張開傳送陣落跑了……據說是回到黑館,不過誰知道呢。

「又剩下我一個人收拾這片狼藉了嗎……」

拉起長袖,身為崇尚自然的精靈一族,賽塔動手整理著桌上的一片混亂。

 

整理完畢、涼亭再度恢復原本那一塵不染的模樣,賽塔一肩扛起醉得一塌糊塗的安因往黑館走去。

打開房門、進入臥室,動作輕柔的將天使放在床舖上、拉好被子,賽塔隨即抽出幻武兵器朝著臥房角落的空氣:「景羅天惡鬼王,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請你離開。」

「原來是精靈嗎。放心吧,我今天並不是來搞破壞的。」緩緩的,穿的一身黑的景羅天惡鬼王,從房內的角落走出。

勾起一抹耐人尋味的笑,景羅天看著床上睡得安穩──或許該說是「醉到不省人事」的天使。不知是景羅天刻意壓下那令人厭惡的鬼族氣息、或是昏睡中的安因對鬼族的敏感度較平常低,他只是翻了個身繼續沉睡。

兩手屈起放在臉的兩側,金色的髮還微微散發光芒。一臉安詳,和這邊劍拔弩張的氣氛成了鮮明對比。

 

「鬼族的話並不足以讓人給予信任,尤其是惡鬼王。請你離開,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否則休怪我對你動手。」

「我不認為區區一個精靈足以對我造成傷害。」笑容變的陰冷,景羅天將視線轉回看向賽塔。

「我是不能對你造成傷害,不過這裡可是黑袍的宿舍,況且本校的結界將會減弱鬼族的力量,我想身為鬼王的你應該很清楚這點。」賽塔的笑容依舊溫和,但眼底卻沒有笑意蔓延。他何嘗不知道這名鬼王對自家好友的執著?這百多年來他不知派遣了多少使者、甚至是親自到來,只為了「延攬他進鬼族」。

──雖然誰都知道他的本意絕對不只有這麼簡單。

 

幾絲鬼族專有的黑暗氣息自身後釋放而出,明顯的、還夾帶著些許令人厭惡的臭氣。

「是呢,你們的結界是挺不友善的……不過即使如此我的力量並不會不足以和你們對抗,我想你應該也明白這點。」

不過是眨眼的瞬間、景羅天身形一動便來到床邊,在賽塔還來不及反應之時將安因打橫抱起:「安因我就帶走啦。」接著消失,彷彿不曾存在於這裡似的。

「安因!」幾個感覺到鬼王氣息而趕過來的黑袍撞開房間的門卻只看見賽塔一臉懊惱的站著,大概也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安因不會有事的,好歹他也擁有黑袍的實力啊。」看著懊惱的賽塔,黎沚如此安慰。

 

 

       *

 

 

抱著天使的惡鬼王回到他豪華的大宅裡,而安因也在這時候醒了過來。

睜開藍眸,渙散的眼睛慢慢聚焦,在看清所在地與眼前人的瞬間立即暴走──「景羅天惡鬼王!」

「啊,安因你醒啦。」笑的頗溫柔,他低頭看著眼前令他動心的天使。明明是無惡不做的惡鬼王卻對天使傾心啊……

「放我下來!」喚出幻武兵器,長刀要揮動的瞬間即被景羅天一把抓住。

依舊微笑,景羅天的表情挺不在乎。

「天使的兵器對我可不具有什麼傷害性哦。」

 

直接抱著天使回到他的房間,他的房間不算特別大、但也不小;裡頭牆壁、天花板、地板還有家具,全都是一塵不染的白,和天使一樣的純白。房內沒有多餘的裝飾,單調而顯得有些微貧瘠。

溫柔的把天使放在柔軟的床上,景羅天瞬間欺壓上眼前的人兒的唇。

炙烈的吻。

撬開因為驚訝而微張得唇齒、探進對方的口腔,景羅天選擇了閉上眼、不去看對方眼裡的憎恨與抗拒。

不去看,就可以欺騙自己,就可以當作沒有這回事。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安因有多麼厭惡鬼族?不只是因為種族的因素,還有百年前、遇上安因的那一戰,他殺了他的隊友、他的搭檔。

好像是、叫做冉璟的黑袍吧?

 

被壓在身下的安因用力的掙扎著,卻掙不開體型較壯碩的景羅天的壓制。

他抗拒著,甚至用力咬下景羅天的舌,嚐到了血腥味,然而對方卻一點退縮的意願也沒有。

在掙扎扭動之中,右後肩的血紅色印記露了出來,散發著不祥的光芒。

 

直到四唇分開。

兩人皆是喘著氣,分開的瞬間、帶出了相連的銀色絲線,而上頭還有參染著血色。

用袖口溫柔的抹去安因嘴角流出的黑紅色的血,景羅天滿臉深情,無奈對方並不領情。

鬼族的氣息會讓那個印記上的封印被破壞,身在鬼王的巢窟裡、封印早已失去了效果,而安因正忍耐著那像是火燒般的疼痛。緊咬著牙,而清藍的雙眼寫著露骨的恨意。

景羅天只能苦笑。

會恨也是正常的吶,他是鬼王、是殺了他搭檔的兇手、是烙上那個印記的人。

「安因……我很喜歡你的啊,為什麼你都不願意對我笑呢……」

乾脆的閉上眼,不聽、不見,就不會心煩。

「唉,算了。」景羅天無奈的嘆口氣,抱起他深愛的天使,重新踏入了移送的符陣。

而目的地是守世界的Atlantis學院。

 

 

       *

 

 

如果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那麼,深愛著的人卻恨著自己、是不是更遙遠?

安因……

 

/字數1916/

這什麼結局。(吐自己槽)

景安文超少的哦哦哦哦哦哦,意思就是我專萌一些冷CP就是了(看向自我介紹下面那欄

這一對基本上不可能會HE啦我覺得,光是要讓安因接受景羅天就不可能了……

(原作)對景羅天的介紹超級少的我都要哭了(?)

 

然後每次都要用「景安」這種詭異CP才會在咕狗裡找到我的網誌也太可憐(自怨自艾中不用理我)(不要在吐自己槽了)

 

 

 

Posted by 曄櫻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