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夏架空系列文,千夏有、漾冰有、雖然這篇還不會出現…

☆一如《抱枕》提到的是跟小壞的合作文,漾冰篇由小壞負責——(點我由此去。

 

 

以上

正文。

  

「千冬歲,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整體擺設皆以水藍色系為主的某高級公寓客廳內,黑髮的青年面前擺了台電腦、而十隻白皙的手指在鍵盤上敲敲打打,右手時不時會放到滑鼠上、移動。

聞言、被喚為千冬歲的青年抬頭,鼻樑上的黑框眼鏡在日光燈的照耀下發出一閃的精光,讓他原本清秀的側臉多了點精明的味道。

「為什麼突然這麼問?難不成你……」

「欸欸欸不要誤會啦,我只是……只是突然想到之前在小說上看到的情節而已……」快速的否認,眼前的青年笑得尷尬,伸手搔了搔黑髮,有些遲疑的:「我只是在想啊,所謂的一見鍾情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相信嗎?」

「我……我不知道。應該是不相信的吧,如果真的有一見鍾情的話、那長得不好看的人不就很吃虧了嗎?而且、那些長得好看的人個性也不一定就很好啊。」

看著友人歪著頭面露困擾的樣子,千冬歲笑笑著開口:「這句話、聽起來怎麼有點……像是在說誰呢?」

「欸?欸欸欸?等一下、千冬歲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嗎、漾漾?我都看到囉,你在店裡吻了冰炎的畫面。」

對方楞了一下、隨即趴在桌面上,嘆了口氣。

「下次別再做這麼危險的舉動了,惹惱冰炎可不是件好玩的事,你明明也領教過冰炎和、他們的本事。」

不自然的頓了一下、原本脫口而出的那個名字硬生生的卡在喉嚨裡出不去,讓他不得不換了個代名詞;腦海裡卻還是浮現了那個人的身影,一頭暗紫色的長髮、紫色的眉眼、和溫柔的微笑。

略帶苦澀的笑容很快就逝去,他慶幸著友人自己也還沉浸在自己的情緒中、沒有注意到那個不自然的停頓。

看著對方臉還埋在手臂裡沒有抬頭,顯然的、他自己也有難以說出口的心事──身為他多年的好友兼同學,他怎麼會不知道他煩惱的又是什麼事?

可惜他卻也無法替他分擔,他能做到的、也只不過就是在他難過低潮的時候陪在他身邊而已。

畢竟、他的問題牽扯到太多,所有的事情就像凌亂的毛線纏亂在一起,剪不斷、理還亂。

 

維持這樣的沉默好一陣子、被千冬歲暱稱為漾漾的褚冥漾才抬起頭,抓了抓額前的瀏海、開口:「好吧,那麼千冬歲、我們這回要去哪裡?」

「不會太遠的。」習慣性的推了下鼻樑上的黑色鏡框,千冬歲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他也像是習慣了似的沒有再問,只是拿了早已整理好的行李,跟著千冬歲下樓、上車。

 

 

他的名字是千冬歲,雪野千冬歲。

他目前的身份則是「妖師」一派的首腦,精明幹練而又冷漠的形象讓他可以輕易的獲得屬下們的信賴──不過也因為他的作風一向高調、使的警方總是將他視為目標。

但顯然這對他而言並沒有造成什麼影響,他和褚冥漾這兩個妖師首領及幕後主使者總是能輕易的從警方眼前逃走、而且屢試不爽,讓警方疲於奔命、頭痛不已。

至於褚冥漾這個「妖師」的幕後主使者、卻是和千冬歲相反地完全低調,他只會在一些象徵性的會議裡露面、卻也不公開發表言論,所有對外活動及命令都是靠千冬歲傳達。

有傳言認為褚冥漾其實是個啞巴、甚至有人認為他不過是個傀儡什麼都不知道,然而事實上、只有幾個「妖師」的高階幹部和少數幾個「鬼族」方的人員知道褚冥漾才是真正的現任首領,所有命令皆是由他親自決定。

然而這僅是對這個圈子中少數有機會可以接觸到核心的人而言,對於「妖師」派的屬下們來說、他們甚至完全沒看過「褚冥漾」這個人,有的不過只是各式各樣的流言。

 

所謂「妖師」指的是近兩年才開始活躍的新興勢力,它和存在很久的小型聯盟「鬼族」算是競爭關係,共同分食著「毒品販售」的這塊大餅、並相互掠奪。事實上、只有少部份的人才知道「妖師」也已經成立了很長一段時間,只是一直都在檯面下活動,直到兩年前、褚冥漾接下首領的位子為止。

而與「妖師」不同的是、「鬼族」事實上可再分為四個勢力,四個領導者各自擁有各自的手下和通路,就連販售的藥品也各不相同,彼此的關係雖不是競爭而是互相幫助,但卻又互相牽制著。

較特別的是「鬼族」的毒品通通來自於四大勢力之一的殊那律恩,不像「妖師」有自己的製作團隊供應毒品、是個完全獨立的團體。

 

 

       *

 

 

「哪、漾漾,到了喔。」搖醒睡著的褚冥漾,千冬歲推開車門、抬頭看著面前的一棟一棟的建築物。

這裡是他們這次的落腳處,「妖師」過去之所以能在檯面下活動這麼久的時間而不被多數人發覺、甚至像現在這麼高調行事卻還能順利的從警方眼前逃走、不被警方給逮捕歸案全是仰賴於他們最拿手的躲藏技巧,尤其是褚冥漾和千冬歲兩人,更是將這項特殊技能發揮的淋漓盡致。

每當他們的據點被警方發現的時候、他們總能靠著事先的規劃完美脫身,而新據點的位置、則是由千冬歲和褚冥漾做決定,再傳令給底下的人。

秉持著「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的想法,這回千冬歲選擇的地方離負責他們案件的主要警員的住家只有幾公尺的距離、甚至就在同一個社區內、只是在不同棟──這其實是個非常冒險的舉動,身為褚冥漾貼身保鑣兼司機、也是他們的共同好友、萊恩非常反對這個決定,畢竟警方都握有他們的資料、當然也很清楚他們的長相,他認為這樣很容易會碰到警方人士、對他們不利;千冬歲卻很篤定的再三保證絕對不會有問題。

 

「這裡是……」瞇著眼抬頭四處看,萊恩將車停在高級社區門口對面,隨即和已經下車的褚冥漾同時驚呼出聲:「這裡不是冰炎他們社區嗎?!」、「千冬歲你書讀太多神經短路了嗎?為什麼選在這種地方?」

「我調查過了,冰炎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幾乎有百分之九十的時間都在任務中、要不就是在警局,回家的時候很少,就算回來也都鎖在家裏不會跟鄰居打交道。」

「反正我們出門的機會不大,就算真有必要也只要避開幾個尖峰時段就可以了。」

一邊說著調查出來的結果、一邊提著不多的行李直接進入社區,他早在幾個月前就和房東接簽好租約、也處理完其他的雜事,並告知警衛室的保全後面的兩人也是這次新搬入的住戶。

熟門熟路的帶著身後的兩人走進社區,從建築物的外觀、還有公共區域的設置來看可以看出這裡的房價肯定不便宜,千冬歲指著建築物替褚冥漾和萊恩做介紹、告訴他們冰炎住的是哪棟樓他們住的又是哪棟樓、哪裡是公共設施可以去哪裡不能去,其熟悉程度就像是在這裡住了好幾年一樣。

 

「好,跟以前一樣漾漾住5A、我和萊恩在隔壁5B,漾漾你沒問題吧?」

「應該是沒有。」

「公寓是三房兩廳,我每個禮拜都有請人來做打掃、所以屋內應該都還蠻乾淨的,家具該有的都有沒有問題,如果有什麼疑問的話再過來問我吧。」

拍拍友人肩膀、千冬歲習慣性的推了下其實根本沒有下滑的眼鏡,拿出鑰匙分給另外的兩人。

接過鑰匙的萊恩已經先一步打開有繁複花紋的黑色厚重鋼門走了進去,在客廳到處晃晃看看後直接去研究房間——「歲,你要睡哪間?」

「都可以,你自己挑一間吧。」

一邊回答著萊恩的問題、一邊從口袋裡拿出震動個不停的手機,是封簡訊:『搞什麼?為什麼會被發現? Y』

『沒事,已換地方。』回傳,然後抓著行李挑了萊恩旁邊的那間房,房內擺設非常簡單,一張床、一套桌椅、一個衣櫥,僅此而已。

把行李中的東西拿出來依序放在它們該在的地方,為了方便隨時都可以更換據點他們的行李都很少,幾套方便更換的衣物和必須的用品外最佔空間的大概就是各自慣用的槍械,而那些東西基本上也是都不離身的。

『注意一點,上面的現在盯很緊。 Y』

擺在桌面上的手機又再次振動了一下,依然是簡短不到十五字的簡訊,頗有對方犀利的風格。

眼看時間也已經有點晚了,和萊恩草草解決了晚餐、千冬歲決定先去睡,坐了一天的車讓他有些微的疲倦,剩下的瑣事都不急、不如就放到明天再繼續處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