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夏架空系列文,千夏有、漾冰有、爆字有(?),請自行防雷—

☆總之、不符合現實的地方麻煩無視、bug跟不合理的地方歡迎提出——

☆周更努力中,宣傳一下小壞的漾冰篇:http://s99151342.pixnet.net/blog/post/37074526

 

 

以上

正文:

 

四、

 

 

在警局裡聽到阿斯利安傳來的消息、說冰炎在送醫中途被劫走的時候,夏碎只覺得非常訝異。

老實說他實在想不出會有誰會冒那麼大的風險綁架一個警察,況且對方戰鬥力十足——雖然他是掛了彩受了傷——他都忍不住想罵那個綁匪是不是腦子有問題還是根本就存心來找他們麻煩的。

不過在那之前可能是他先出問題……看著貼在螢幕旁、寫著代辦事項的便條紙上一個一個全都是要交上去的報告夏碎就一陣心煩,當務之急當然是要救出冰炎、但卻連人現在在哪都不知道;至於其他的,就是一份又一份寫也寫不完的報告和一個接一個的檢討會議。

「嘖、冰炎那傢伙倒好,不用整天忙著開會、不用寫一堆報告、不用面對那些長官……」越想心情就越糟糕、背後的黑氣也越來越濃厚,身邊的人見到這情形完全是有多遠閃多遠,深怕等等會掃到颱風尾。

 

幸好這種情形沒有維持太久,在冰炎被綁架後的第四天、夏碎正準備從局裡返回住處的同時、手機也響了起來。

看了一眼螢幕上那兩個字,一邊訝異著的同時、一邊走到比較少人的地方去接聽,按下通話鍵、熟悉的嗓音也透過喇叭傳來:「夏碎,是我。」

不給對方多說話的機會、夏碎開口調侃自己的好搭檔:「哪、這段日子你去哪了?局裡那些高層為了找到你,可是不遺餘力的使喚我們這些低階人員呢。」臉上雖是掛著微笑、但一想到這幾天受的那些鳥氣就一肚子不滿,黑氣也就一個不小心洩漏了不少出來,驚的附近路人紛紛繞道而行。

「……我在褚這。」

「什麼?」聽到如此令人意外的答案、夏碎不禁楞了一下,臉上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微妙。

「嗯,先別跟上層透露我的行蹤,我想調查一些事情。」冰炎的口氣帶了一點不確定和小心翼翼,大概知道對方目前情形的夏碎沒有多問其他部份,「你想調查什麼?」

「我想調查褚這兩年來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兩年嗎……」低喃,的確呢、一切的改變,就是從兩年前學弟們畢業之後開始的,不只褚,還有千冬歲、還有在他們身邊的那些人也都……

「要幫忙嗎?」

「當然,難得會有值得去挑戰的工作哪。」

「嗯,如果有什麼查到什麼我再告訴你。保持聯絡。」

「保持聯絡。」

掛上電話、然後收拾東西離開警局。

 

回到家中打開電腦連上網路,一聲新信件的通知聲吸引了夏碎的注意,寄信人正是不久前才剛和他通過電話的人。

點開,信件的內容很短,大概說明一下褚讓米可蕥幫他取出體內的子彈、現在在褚那邊養傷等,除了驚訝米可蕥也是「妖師」方的人外夏碎到沒有什麼特別的情緒,然而信件下半部分的內容、卻讓他非常在意。

『我問過很多人但什麼都不說,只有米可蕥肯透露一點消息給我,但也只說「這是一個龐大的計畫」和「學長你在公會待了這麼久、不覺得公會有問題嗎?」

你覺得呢、夏?』

短短兩三句卻讓夏碎非常不解。

所謂公會、指的是「國際警政聯盟公會」,是由各國警政相關人員組成的大型國際組織,在國際間具有很高的地位及影響力,主要是偵辦難以處理的跨國犯罪案件。

由於進入公會有其困難度在,只有通過層層關卡的警官才能順利進入,自然都是實力非常堅強的人才;公會內部採取階級制度,依實力分成三個階級、越往上可以享有的特權自然也越多。

如米可蕥所言,他和冰炎都是公會裡的一份子、分別為紫袍和黑袍,是公會裡最上層的兩個階級,主要負責的也都是調查大型刑事案件或是緝補槍擊要犯之類、像這次的「妖師」事件和褚冥漾等人,就是由他們兩人負責。

只是、他還是不懂,「公會有問題」?

『哪方面有問題?』回覆,等了會兒確定冰炎人不在線上無法即時回應後關閉瀏覽器,夏碎打開放了所有由公會提供的、關於「妖師」的情報的資料夾,順便回想這幾年來和公會接觸的情形,試圖找出學妹所認為的「問題」。

 

 

       *

 

 

這幾天斷斷續續的用電子郵件和冰炎聯絡,知道冰炎一直想從學弟妹的口中多問出一些什麼、但沒想到他們的口風意外的緊,只有米可蕥偶爾會在替他換藥的時候說個一兩句,但也僅只於一兩句。

「這是一個龐大的計畫。」、「學長你在公會待了這麼久、不覺得公會有問題嗎?」、「現在的公會跟以前的公會已經不一樣了。」、「大家都被公會給矇騙了。」、「我們沒有做錯什麼,我們只是在完成我們的使命。」、「不要相信他們說的每一句話。」

——看著檔案裡的六個句子,夏碎正努力的想從這些片段中看出些端倪。這些是從冰炎寄過來的信件裡節錄出來的、他和米可蕥的對話的一部分,最讓夏碎覺得有蹊蹺的句子。

調出一些「妖師」的檔案,有些是來自公會的、有些是這兩年來冰炎和夏碎兩人合力調查出來的成果,兩相比對的之後卻發現在某些地方有著極大的出入。

「這個案件……不是因為有『鬼族』介入嗎?為什麼公會會說是『妖師』?不會是弄錯了吧?」留意到那個之前就有點在意的名詞、「鬼族」,過去曾聽前輩提起過這個組織、沒想到會在這種時候再次看見這名字、總有種怪異感。

又多翻了幾個文件,他非常訝異——幾乎所有有衝突的部份都跟「鬼族」有關。

「這是怎麼一回事?難道說……」公會想要隱瞞什麼嗎?

把檔案和疑問寫進email裡、寄過去,過沒多久右下角便顯示了冰炎上線的提示框,接著是下面工作列的提示閃了起來、顯示有新的對話:「會不會是公會想要掩蓋什麼?」

「那為什麼會變成『妖師』?」點開、回覆、按下enter鍵,夏碎突然想起他們還在就學時碰到的一小段插曲,「你還記不記得以前有一次在圖書館查資料、結果被一個紫袍制止的事?」

「記得。」那時候、他們兩人在圖書館裡找報告要用到的資料、關於公會的,意外看到一本似乎是以公會高層為主題的書籍,正在翻看目錄的時候被一個路過的紫袍制止,並且說了一句話——

「他那時候說,『不要打開這本,對你們沒有好處』對吧。」

「果然有問題對吧……夏,你去調查公會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也會去問問看……對了。」

 

「剛剛安地爾有過來找褚談合作,不過被他拒絕了。」

「找褚?」

「嗯,另外我有問到一些情報或許有用。褚說,『妖師』跟『鬼族』是指圈內兩大勢力,其中鬼族以耶呂為首,其他還有比申、殊那律恩跟景羅天。」

「另外,褚自己說他是『妖師的真正決策者』,千冬歲似乎只是負責對外聯絡的而已。」

「沒想到安地爾居然會去找褚,他們不是互相競爭的關係?」

「嗯,所以褚回絕了。」

「是嗎……『妖師』跟『鬼族』呀,感覺很有趣哪。我會去調查看看的,再聯絡囉。」

「嗯。」

 

看著冰炎頭貼旁、綠色的「上線」變成白色的「離線」,看著時間也接近下班的時間,夏碎關上筆電、收拾好桌面準備離開,沒想到居然被局長叫了過去。

敲了敲局長辦公室的門、然後打開進入,「局長,您找我?」

「請坐。」指了指辦公桌前的椅子,等夏碎就座後局長才又再開口:「還沒有冰炎的消息嗎?」

「是的。」

「知道是誰幹的嗎?」

「目前是還不確定,不過我個人懷疑是褚冥漾指使的。」

「是嗎……對了,既然你們在調查『妖師』,那應該知道另一個組織、『鬼族』吧?」

「知道。也是個惡名昭彰的販毒集團、似乎牽扯了很多事情,我和冰炎有打算調查他們。」

「藥師寺夏碎,我得告訴你一句話。很多時候事實既然已經被掩蓋、就不要再試著去尋找真相,知道得太多不一定對自己有利,我的意思你懂吧?」

「可是——」

「沒什麼好可是的,你們的任務是『妖師』不是『鬼族』,你們只要抓到褚冥漾、雪野千冬歲和萊恩.史凱爾他們就好,至於其他的,那些並不是你們能夠過問的,懂嗎?」局長的黑眸直直盯著夏碎的眼,語氣有著不容忽視的壓迫感。

「……是,我知道了。」

「等冰炎回來記得轉告他,你可以先下班了。」

「是,謝謝局長。」

 

回家的路上夏碎一直在想著剛剛的對話,特地被局長叫了過去、說了這些,再怎麼笨的人也應該感覺出這件事絕對有問題、更何況是他。

「看來他們是對的……絕對有問題!」

而千冬歲他們……是不是就是因為知道這些秘密,所以才不願意告訴他們、所以才要這麼做?

但、又是為什麼?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