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夏架空系列文,漾冰有、爆字有、請自行防雷—

☆不符合現實的地方請無視、劇情bug跟不合理處歡迎指出!

☆週更努力中,小壞的漾冰篇請見:http://s99151342.pixnet.net/blog/,搭配著看比較容易理解—

 

 

以上

正文。

 

十二、

 

等到隔天夏碎醒來、走到一樓、吃完褚冥漾買回來放在桌上的早餐然後打開電視看到新聞的時候,情勢發展已經都不同了。

新聞播報著據說是「最新收到」的消息,指稱「妖師」首領雪野千冬歲在今日清晨放出消息表示前天叛逃公會的警察搭檔冰炎、藥師寺夏碎將接受「妖師」的保護,就連擺在桌上的各家報紙頭版也都用聳動的標題報導這件事。

夏碎非常意外,他並沒有想到千冬歲會這麼快就施行這個決定——當初沒有拒絕這個提議不代表他贊同,不管怎麼說他還是覺得這樣太過危險、不管是對自己、或者對他們。

上了二樓去問褚冥漾為什麼沒有阻止,他卻很平淡的說,他不覺得這樣做有何不妥。

「沒有不妥?這決定對你們非常不利你不知道嗎?」

「我相信千冬歲他一定有評估過這麼做會對我們、對你們造成什麼樣的影響,如果他都已經想好了要這麼做便代表著他對這樣的決定有十足的把握。」

黑色的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看,頓了幾秒、褚冥漾才又開口:「請相信他、也相信你自己。」

他的態度非常的平靜,或者說是、冷淡——「褚,你變了。」有什麼東西已經、變得跟以前認識的那個褚冥漾不一樣了。

「是嗎?」揚起幾乎不帶感情的笑容,「我知道你想問什麼、夏碎學長,我知道你和學長都很想知道為什麼,可是我還不能說。我會告訴你們的,請再忍耐一下、好嗎?我和千冬歲、一定會告訴你們的……」

從那樣的語句裡可以感受到褚冥漾一直隱忍著的痛苦,夏碎之前一直不懂為什麼他們會突然消失兩年、但到了現在,他多少有些明白箇中原因了。

米可蕥先前明示暗示的說了那些話、千冬歲無意間透露出的訊息都表示著他們和公會作對並不是單純的因為「販毒」這兩個字而已,而從自己查到的訊息和後來那些公會高層的態度、便可以大略推知一些什麼。

在幾乎已經可說是無事可做的現下,他有的是時間可以等待,等待他們願意將那些真相說出口的時候。

 

中午五個人一起用了餐、氣氛還算融洽,然而就在輪到萊恩在洗碗的時候、發生了點意外。

電話是打給褚冥漾的,從接起電話時還算愉悅的語氣到後來瞬間變得嚴肅、還有片段的幾個單詞「鬼族」、「安地爾」中可以推知大概發生了什麼事。

然而事情永遠比想像中的嚴重。

 

「千冬歲、萊恩,西瑞說安地爾帶了一群人攻擊我們的四間藥廠、還有各地的據點,要我們立刻過去。」

褚冥漾的面色凝重、坐在旁邊看報紙的千冬歲則顯得非常憤怒,站起身穿上暗紅色的大衣、抓過放在旁邊的隨身物品和武器放進口袋,萊恩也從廚房衝了出來。

「學長、夏碎學長,我想大概是『鬼族』又來搗亂了,我們要先去處理一下他們、不知道多久可以回來,你們就乖乖待在這裡不要亂跑。」

「褚,我跟你們一起去。」冰炎突然開口,「只有你們幾個過去我不放心,而且我也有必要弄清楚『鬼族』的人有什麼目的。」

楞了一下,褚冥漾換上一副笑得有點噁心的臉孔:「噢我就知道冰炎是愛我的我好感動噢噗——」朝坐在沙發上的冰炎飛撲過去,褚冥漾在貼上冰炎的那一秒隨即被推了開、跌到沙發下,然後才一臉尷尬的訕笑著爬起。

撇過頭不理會站起身、還嘿嘿的笑了兩聲的褚冥漾,冰炎繼續說:「我想我應該不會拖累你們……夏,你要一起嗎?」

「好啊。」夏碎微笑、完全無視千冬歲一秒黑掉的臉,「槍都拿了、總是要用一下啊,剛好現在機會來了不是嗎?」

「夏碎哥你……」

「決定好了嗎?別再拖拖拉拉的了。」最後是在旁等得不耐煩的萊恩開口說要去就全部一起去、才解決了這個問題,而這似乎讓褚冥漾的信心受到一點打擊;冰炎和夏碎聞言立刻往外走了出去,走在後面的夏碎似乎還聽到褚冥漾碎念著怎麼連萊恩都比我有氣勢呢、之類的話語,不禁令他莞爾。

 

一群人擠在車上,趁這時間褚冥漾向夏碎和冰炎稍稍解釋了一下「妖師」的現況,包括旗下幾間藥廠的地點:「我們有五間藥廠,兩間在北部,中部、南部及東部也各有一間,不過中部那間前陣子被破獲了、實在是讓我們很困擾啊。」

「你是說藏在市場內的那個?」

「是啊,當初可是找了很久才在第五市場裡找到這麼適合的地點說。」

看著毫不在意說著應該是重要情報的褚冥漾,夏碎疑惑:「把這些消息告訴我們、沒問題嗎?不怕我們把情報告訴其他同仁?」

「我相信你們不會的。況且、說難聽點,你們那些同事對你們的態度應該是避之唯恐不及吧?跟被通緝的公會叛徒有任何來往、被抓到可不是什麼容易洗脫罪名的事呢。」

聽到褚冥漾如此現實的話,夏碎除了嘆氣也別無他法,畢竟事實就真的如他所說的、沒有人願意再和他們接觸,並不是他們兩人過去做人太糟糕或是什麼,單純就只是他們也想自保而已。

畢竟、他們對上的可是公會吶。

 

 

       *

 

 

事先聯絡過位在台北郊區、白陵然所在的那間藥廠,確定那邊沒有太大的問題、他可以自己應付後,一行人便轉往安地爾所在的、位在新北市某地區的妖師據點。

西瑞也在,正指揮著一幫小弟和「鬼族」的人對打,一大群人已經從據點內打到街上,路人紛紛閃躲的遠遠的——不知道為什麼鬧的這樣大陣仗卻沒看到任何警察。

黑色的休旅車直直開進街道裡,所到之處、所有人紛紛停下手上的動作讓車通過,一直到最中心、人也最多的妖師據點。

據點外觀是在這裡顯得有些突兀的三合院,不過從建築上看得出來建造年代很新,應該是現代仿建的建築物。

在幾乎都是黑色或暗色衣著的人群中間最顯眼的依舊是西瑞,一頭金光閃閃還挑染了各種顏色的頭髮、身上穿著俗到不行的花襯衫、海灘褲、腳踩藍白拖,完全的台客裝扮,一如過去在Atlantis時的風格。

萊恩直接將休旅車駛進三合院中的空地,褚冥漾率先下了車、迎上甩開西瑞走了過來的安地爾。

「唷,又見面了呢、褚冥漾。」

「安地爾,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跟著下車的是千冬歲和冰炎、接著是夏碎,萊恩則是為了保持機動性繼續在駕駛座上待命,如果有必要的話可以直接載了人就走,防彈的車身也可以作為掩護、保護褚冥漾一行人。

「你知道的、吾王對於你們不願意接受他開出的條件而非常生氣呢,我也只是奉他的命來跟你們再交流交流……天曉得我多討厭這苦差事。」嘻嘻哈哈的說著虛偽的話語,然後他才把視線放到褚冥漾身後的幾個人身上,一臉驚訝——刻意的、誇張的——開口:「噢,這不是前幾天才被通緝的冰炎和夏碎嗎?沒想到還真的選擇接受『妖師』的保護呀?我還以為那是假風聲呢?」

一邊說著一邊繞過褚冥漾、千冬歲往後,接近冰炎,輕浮的伸手勾起冰炎額前的紅髮:「唉呀呀好久不見哪亞那的孩子,你應該還記得我是誰吧?」

「哼,誰不知道你是那個變態大叔。」厭惡的拍開對方的手、再往後退開一步,而冰炎的回話讓安地爾笑得更歡:「唉、真是的,長大了就不可愛了,明明小時候還會抱著我喊『安地爾叔叔』的說。」

聞言、不只夏碎,千冬歲和褚冥漾也都一臉訝異的看向事主,再被冰炎一一瞪回去:「少噁心了,誰會那樣喊你。快滾。」

「咦、亞那的孩子怎麼可以跟『妖師』連成一氣呢,不是應該看在我和你父親是舊識的份上勸褚冥漾跟我們合作的嗎?真是太令我傷心了啊、長大了就胳臂向外彎幫著外人了。」嗚嗚嗚的假哭了幾聲、隨即被褚冥漾冷聲打斷。

「大叔、你鬧夠了嗎?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陪你耗哪,再不走的話我也不知道你還有沒有機會離開這裡。」冷笑、褚冥漾手裡的藍色掌心雷瞄準安地爾的眉心,大有「你再不走我就開槍」的氣勢在。

「唉呀唉呀,看來我是真的得要走了呢……老話一句,吾王依然在等你的好消息喔、『妖師』。」

笑著、安地爾非常隨性的轉身離去,而其餘那些小弟、打手也跟著離開。

 

「漾——!」

然後、是某個顯眼到不行的男子蹦蹦跳跳衝了過來,手臂用力的勾住褚冥漾纖瘦的肩膀,「本大爺好久沒看到你了,身為本大爺的僕人怎麼可以老是讓我找不到人呢!」

抓著對方的肩膀猛力搖了幾下、之後西瑞才注意到站在千冬歲後面的夏碎和冰炎,語氣頗為驚訝:「啊,這不是冰炎學長和藥師寺學長嗎!」

微微笑著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西瑞過去在學校時便以愛打架鬧事和奇妙的穿著、行事作風而聞名於整個校園,畢業後的夏碎也曾在某次回母校時聽老師及學弟妹們提起這個奇怪的學弟。

「首領、褚先生,我們已經將裡面稍微整理過了、請先進來吧。」穿著純黑色襯衫、領口別著刻有「妖師」專屬徽章的中年男人走了過來,微微欠身,舉止優雅而從容。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