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筆記】


腐向。

原創│二創

特傳│全職│盜墓


歡迎搭訕聊天餵食ノノ


☆特傳冰漾,雖然很想更百日可是實在是沒時間沒靈感沒進度沒法更ryy

☆總之百日目前短暫停更,其他就舊文模式on。(欸

 

 

以上

正文。

 

 傳說,精靈一生只會愛上一個人。

可精靈的一生何其漫長,宛若永恆,如果他愛上的那個人不是精靈、無法與他共度餘生,那又該怎麼辦呢?

那就——

 

 

       *

 

 

「學長。」

他坐在病床上,舉起佈滿老人斑和皺紋的手,虛弱的朝站在病房門外的人打招呼。

老皺的手臂上插著一根點滴軟管,另一端則接到一旁點滴架上的塑膠軟袋上。

滿頭華髮、衰老且蒼白的面龐因為疾病而變得消瘦,但仍看得出他精神還算不錯。

來訪的是個青年,留著過肩的黑長髮和略嫌冷情的黑眸,面無表情。

他喚他,學長。

 

漾起淡淡的笑,「好久不見了、學長。這幾年你過得好嗎?」

「……還不就那樣。」

「呵、果然是學長呢,一點都沒變。哪像我,變成這副模樣肯定嚇到你了吧?當初喵喵看到我的時候可是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

靠過去、在床旁椅上坐下,冰炎細細盯著褚冥漾的容顏,幾十年的時光早已讓過去那張稚嫩的臉孔成長成了不同的樣貌,卻還是他記憶中的樣子。

只是、數年未見,那張臉卻變得更加蒼老,比他記憶中的更加蒼老。

他只是從他生命裡離開了幾年,卻什麼都變了。

 

「對不起哪,讓你看到這樣子的我,不知道會不會把過去的那些我給嚇跑了?」

緩緩伸出右手,褚冥漾摸著冰炎依然光滑柔順的髮,「亞、如果我走了,你要怎麼辦呢?我捨不得你一個人啊……」

「胡說什麼。」皺起好看的眉,冰炎語帶不滿的道。

他不是不知道橫在他們之間的除了血統以外還有什麼,他也很明白他總得要面對褚會離開他的事實,早在他喜歡上他的同時便已做好這樣的覺悟——而他還是、想放手一試。

終究、該來的總是會來,即使身為人類的褚冥漾已經活了比普通人還要長久的時間、即使接下王座的冰炎擁有比誰都強大的力量,該面對的還是要面對。

「亞,我想這或許是我最後一次跟你見面、說話了吧,可以再讓我看一次你銀髮的樣子嗎?我想把你最好看的樣子永遠的留在我心中。」

勾著淺淺的笑容、褚冥漾如此開口,而冰炎則是頓了好久、才解除身上的術法。

幸好是單人房,除非必要或緊急狀況否則護士並不會主動進入病房、這是當初褚冥漾住進來時唯一的請求,而平常也不會有人來訪。

緊緊盯著和過去無異的他的學長,伸出手勾起柔軟的銀髮繞在指尖細細撫摸,他笑得滿足。

「這樣就夠了呢、亞,我走了以後不要太難過、好不好?答應我不要為了我難過,你知道我會不捨的。」

「……褚。」

「答應我嘛、亞,就這麼一個請求哪。」

他看著他,最後一次看他。就算是如今這般模樣、他依舊會牢牢記著,然後帶著這些記憶走過千百年、直到他回歸主神的懷抱。

他知道他會一直記著。

「好。」

他笑了。

 

而最後他只能看著一旁的儀器數據越來越低、最終趨於直線,接著是一群護理人員衝進來搶救的畫面,彷彿置身之外。

而最後他只記得醫生搖著頭宣佈死亡時間、護士詢問他是否願意共同替他沐浴更衣。不知過了多久。

他回絕了。

 

那之後他的葬禮他沒有參加。

原世界他的親友都已早了他許多步先走,於是他們選擇將他的葬禮辦在守世界。

所有褚冥漾認識的人都到了,金髮的鳳凰族女性眼角始終含著淚、水妖精三兄弟繃著一張臉,精靈、天使、狩人、吸血鬼、獸王族,一群人將小小的靈堂擠得水洩不通。

沒有人特意問起為何那位混血殿下沒有到,他們都明白為什麼。

 

 

       *

 

 

「冰炎殿下。」

美麗的銀髮精靈一身銀白鎧甲、搭上純白軍靴,背後的白色披風繡著銀色的繁複花紋,隨風飄揚。

原先吵雜的宴會會場在某人出現後安靜了片刻、然後先是幾個人低聲私語,隨後便像是炸開了鍋般的重新吵鬧了起來。

一一向熟識的人點頭打招呼,這是守世界裡頗為重要的舞會,而冰炎代表了冰牙一族前來。

其實以他如今的身份來說他完全沒有必要親自參加這樣的舞會、甚至往年也都是由其他人代表參加,然而豪無緣由的、他這回卻主動給出要參加的回覆。

心裡有道聲音不停的告訴他,或許這次、可以找到自己失落許久的東西。

 

就在進場的那一刻,他便看見了會場的側方、有抹不是很顯眼的暗藍色身影。

那背影、那氣息,看起來是那麼樣的熟悉。

幾乎十數年沒有再想起、夢過的、他最初愛上的那個人。

「……褚?」

略帶遲疑的喚出百年來未曾出口的名,明明隔著一段距離對方仍是聽見了,他看見他的身體楞了一下、然後轉過身。

「亞。」

如同最初見時那般純淨自然的模樣,他笑起、與他記憶中的那抹影像重疊。

一模一樣。

「我回來了,亞。」

 

 

       *

 

 

——如果精靈愛上的人無法與他共度餘生,那他便選擇等待。

等待對方從輪迴深處回來,再次見面、再次相愛。

 

/字數1741/

 

 

 

 

暑假作業第一彈。

顧名思義、題目來自暑假作業這樣,從要背得範圍內共120個單字裡挑10個出來當題目,題材範圍cp不均、不過應該都是特傳為主。

 

 

寫手稿的時間是TMD超級無聊的中醫護理,好ㄅ在忙碌的專三課程裡我終於找到一堂可以專心趕稿的課惹。(幹

挖下這個坑的時候、我、大概、正在複習臨終護理吧ry

 

下收點後話。

(總覺得反而變獵奇了耶怎麼辦。)

 

       *

 

「亞,我走了以後不要太難過、好不好?答應我不要為了我難過,你知道我會不捨的。」

「……褚。」

「答應我嘛、亞,就這麼一個請求哪。」

他最後一次看著他,緩緩點頭說好。

那時候,他笑了。

用了最後殘存的一點力量、他說,「以妖師褚冥漾之名,在每一次的輪迴裡都將遇見精靈與燄獸之子、颯彌亞.依沐洛.巴瑟蘭,記得過往每一世的記憶,並且永遠相愛。」

他說。

 

然後、閉上已不再如墨的雙眼。

 

那是、在最後宛若詛咒般的、最深最濃的愛意。

 

 

 

 

 

 

2012/10/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壞☆阿資以
  • ㄉㄉ為什麼我現在才發現你有寫這篇!!!!!!!
    嗚嗚嗚你為什麼要這樣衝康我的天使你為什麼你怎麼可以(哭哭啼啼
  • 這我明明發很久了啊ㄉㄉwwwwwwwwww
    而且我哪有衝康他,衝康我的明明是基護啊(何辜

    曄櫻 於 2013/05/02 20:41 回覆

  • 暫時想不到
  • 現在應該有很多課可以趕稿吧………XDDD
  • 也是XDDD(靠反省一下##

    曄櫻 於 2013/05/22 21:4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