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墓瓶邪,聽說很渣的哥,極短。
☆後記最後一行花邪有,自行避雷——

 

 

以上。

正文:


 

他終究還是走了。

*  *

吳邪醒來的時候張起靈已經走了,徒留滿室空寂。

身旁的空位早已冰冷,王盟說,他來的路上還有見到那位小哥,還是那件藍色連帽衫、還是那樣雲淡風輕的模樣。

「什麼時候的事?你怎麼沒攔下他!」

似乎是被吳邪突然發火的模樣嚇到,王盟愣住而沒有回話、又被吳邪打斷,「算了算了。」

揮揮手,他轉身上樓,身上的睡衣甚至還沒來得及換下。

 

一個月前的某個雨夜、張起靈渾身溼透略顯狼狽的出現在他的小古董店前,一語不發、只是喊了一聲,吳邪。

於是他住了下來,就住在他的小鋪子上方,和他一起。

他總是一個人坐在二樓的沙發上,一雙墨黑的眼始終那麼沉靜,獨自而沉默的坐在那裡。

 

「小哥,吃飯了。」

「小哥,先去洗澡唄,熱水都放好了。」

「小哥,別在這裡睡,會著涼。」

「小哥,你要出去?」

「小哥,你回來了。」

 

他站在樓梯口,恍惚之間似乎還看見有個深色的身影坐在那裡,眼底深幽無波,看著他、喊一聲,吳邪。

可是他想,他終究還是走了。

或許是早已認知到他不會在此久留,他竟沒有太大的失落感,只是他想,為什麼就不能愛我呢。

張起靈。

 

他始終無法明白,究竟在他心裡、自己是怎樣的存在?

態度總是那麼曖昧、可是一會兒又是那般的可有可無,而又說,他是自己與這世界唯一的聯繫了。

卻又棄之而去了。

 

於是、吳邪站在窗邊看著西湖白霧漫過柳堤,直到連垂柳都看不見。

他嘆口氣,是不是在告訴他、他終究留不住那個人呢?

不甘心啊、不甘心,卻又無可奈何。

他從來就沒能真正明白過他的心思。

 

於是、千言萬語終究只剩下一句嘆息。

「張、」

「起、」

「靈。」

 

/字數432/

 

FIN

 

 

 

人生的第二篇瓶邪,其實寫起來還是、不怎麼熟悉啊ry

 

大概可以算是有感而發吧,從頭到尾就只想寫那句「為什麼不能愛我呢」這樣。

莫名的不知道在文藝什麼的,

大概是寫稿子的時候正好在上宋詞吧ryy(專心上課####

 

一如之前發的噗,自從我媽之前突破盲點之後、就越來越覺得我爸跟小哥很像了(某些部份而言)

所以、我在想我家瓶邪以後會不會都是以我爸我媽的相處情況為原型下去寫呢ryyy

可是我覺得瓶邪都是悲文啊所以是表示他們又吵架了才有文嗎ryy不對吧ryyy

 

小三爺,聽我一句,跟啞巴張相伴一生很累人的,您就趕快從了花兒爺吧ryyyyy(被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