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許久不見得中長篇。
☆好想打文、可是快擠不出時間了天啊ryyy

 

 

以上
正文。


 

時間是學院戰後三年,學長回歸後兩年。

「學長,你再不起床就要遲到了喔。」

丟在床旁邊被我當鬧種使用的手機準時在七點響起,睜開眼睛後又瞇了一下、直到五分鐘後鬧種第二次響起我才完全清醒。

抓起學長橫在我腰間的手放到旁邊,我起身先去浴室洗漱,回來卻看到學長依舊在床上睡著。

自從學長去了燄之谷與冰牙領地、安置完靈魂、正式回歸之後身體便虛弱了很多,再也無法像過去一樣一連數天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甚至也開始會賴床了——究竟是任性還是不適也不得而之。

「學長、快起床啦。」

輕輕推了推學長的肩、又喚了幾聲,看學長淺淺動了幾下、似乎有清醒的跡象之後我站起身拉開窗簾,讓滿日天光傾瀉而進。

轉過身,陽光正籠罩在學長身上,彷彿發光。

燄色的瞳緩緩張開,在晨光之下有如紅色寶石,閃閃發亮。

「早安,學長。」笑起,而學長已經俐落的坐起身。

轉身出去準備了麵包和果汁當作早餐,等學長梳洗完正好可以開動;知道學長不喜歡吃甜還特地把果汁糖量減少,卻還是被學長說太甜。

——如此日常的生活和習慣已經完全融入了所謂日常當中,自從學長回歸之後身為他的鄰居兼學弟、提爾非常爽快的將照顧學長日常起居的任務交給我,原以為學長會拒絕的但沒想到學長居然也答應了,後來甚至以「方便照顧」之名拉了我跟他一起睡。

「咦?會嗎?我覺得還好說。」

順手拿過學長的杯子喝了一口,對我來說還可以,如果可以再甜一點就好了……

學長皺了皺眉,接過去又喝了幾口。

時間還充裕,跟學長把吃完的盤子收拾好、走出黑館,我記得學長今天早上滿堂、下午則還有一堂課,「學長中午要一起吃嗎?」

「好。」

「那、中午見。」

「嗯。」

學長點了頭算是回答,揚了揚手兩人的腳下便各自轉出了依然華麗的傳送陣,不到一秒間景色便完全不同了。

 

 

       *

 

 

早上其實只有兩堂課、但下午卻是滿堂,中午有兩節的空堂時間千冬歲和萊恩習慣會去接些簡單的任務、或是去圖書館,如果有任務的話有時候也會找我一起——這次也是,約好要一起去出一個殲滅任務——千冬歲保證絕對可以在中午之前結束,可是現在不管我怎麼看都覺得不可能啊啊啊!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列為一般B級的殲滅任務會出現鬼王高手!千冬歲你騙我!

你不是情報班的嗎!

「唉呀唉呀、褚同學好久不見,沒想到你這麼想我、居然自己跑來了,我怎麼不知道你竟然這麼愛我連我在哪裡都知道啊。」

……誰想你了!我巴不得永遠不要再看到你啊!

轉眼間安地爾便來到我們面前,距離一下子被迅速拉近、讓千冬歲和萊恩非常警戒,背脊都瞬間緊繃了起來。

拍出米納斯、並讓老頭公設下保護性的結界,我稍微後退一些,離千冬歲和萊恩近一點,也方便老頭公的結界保護我們。

「耶呂手下的第一高手、安地爾,請你離開,這裡不是你該存在的地方,請帶著那些鬼族會去你們的地方。」即使明白和鬼族講道理無用,千冬歲還是這麼開口了。

從口袋中抽出風符,千冬歲低低吟唱幾句使其化作長刃,刀尖直指向安地爾。

「你以為這樣說我就會離開嗎?」冷笑,「不幸的是你們破壞了我新建立起的據點,既然來了就別想回去——」

手一揮,向下挖去的地洞裡突然衝出許多中低階鬼族,快速的將我們包圍在中間,而安地爾早已一步退到包圍圈之外,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

三人背靠著背,面前是一大群的鬼族,讓米納斯把子彈換成王水泡泡,這個在面對大範圍的敵人時真的非常好用、尤其是鬼族——朝許多地方一連開了數槍,大顆而晶瑩剔透讀泡泡在射出之後漂浮到鬼族的上方、接著破開。

大量的腐蝕性液體如雨滴迅速落下,被液體淋到的鬼族瞬間發出了撕心裂肺般的哀號。

或許真的是在火星待久了、連思想也開始漸漸同步了吧,曾經感到畏懼的如今竟也已經覺得習慣了。

 

眼見我面前的鬼族大概都被溶蝕的差不多了、我轉過頭,看見萊恩和千冬歲各自舉著長刀和長弓,風符化成的箭在破空的同時揚起強勁的風壓,攔腰斬斷了擋在眼前的鬼族。

又連開了數槍、幫忙萊恩解決掉較後方的妖獸,而站得稍遠的安地爾依舊噙著那抹似笑非笑的表情,彷彿一切都與他無關、而他不過是在欣賞一齣由我們所表演的話劇。

一想到這就一股心頭火起,正想發作時、卻被千冬歲拍了下肩膀,「冷靜點,漾漾。不要中了他的招。」

千冬歲那雙轉成了漂亮紫金色的眼眸望向我、堅毅又溫柔的望著我,而與他相視的那瞬間彷彿被施加了什麼術法、又彷彿有什麼能夠讓人冷靜的力量透過雙眼流入心頭,我很快的冷靜了下來,並給了他一個安心的笑容。

面前的鬼族幾乎被消滅的差不多了,安地爾始終遠遠地站在那裡、既不出手也毫無動作,令人捉摸不透他的動機——等等、不會是在等待什麼時機吧?

「唉呀唉呀,一天之內看到兩位難得的故人,真是令人愉快呢。」

安地爾涼涼的聲音突地響起,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在不遠的地方、浮現了一陣傳送陣的光芒,緊接著出現的是學長和夏碎學長。

跨著大步而來的身影如此挺拔帥氣。

 

       *

 

後來問了學長為什麼他和夏碎學長會突然出現在那個地方,他卻只是似笑非笑的看著我,淡淡地說、「約好要一起吃飯的不是嗎。」

 

或許是因為還只是個新據點的關係,這裡並沒有太多的鬼族,而安地爾、這次意外的並不戀戰,眼見中低階鬼族們都被滅光也毫無情緒變化,挑釁了學長幾句居然就逕自離去,留下一頭霧水的我們。

再三確認過這附近確實沒有剩餘的鬼族留下、而安地爾也沒有多做什麼奇怪的手腳,我們才放心的離開。

離去之前千冬歲還是留下了一些水晶、做的紀錄,然後說了句他要先回公會回報這次的新情報後張開傳送陣便有些匆忙的離開了。自從夏碎學長來了以後千冬歲的態度便有些不自然,剛剛離開神色也有些奇怪,我有點疑惑的看向學長,他卻略帶戲謔的看了夏碎學長一眼、而對方僅是苦笑。

 

跳進學長開啟的傳送陣回到學院,看了下時間、已經超過第一堂課的一半了,再加上中午根本沒吃肚子早就餓了。和夏碎學長、萊恩分手後、便和學長直接到學生餐廳吃飯。

意外的遇到了喵喵,才剛踏進學生餐廳便靠到金髮少女很開心的朝我們揮手,在她身邊還有個漂亮的女性——是好久不見的庚學姐!

和學長端了餐點、走過去她們那桌,桌上時用完畢的碗盤被整齊的堆在角落,很明顯兩人是吃完午餐又繼續留在餐廳裡聊天的——幸好裡面也沒什麼人。

「漾漾不是有選修嗎?怎麼會在這裡?」

「剛剛空堂和萊恩、千冬歲去出任務,結果遇到安地爾、拖到現在才回來……」有點疲倦的從裝飾得很漂亮的盤子中用叉子叉起義大利麵,在這種身心都疲憊的時候吃吃美食是種至高無上的心神滿足!

聞言喵喵點點頭,然後和庚學姐兩人兩雙眼睛來來回回的盯著我和學長看。

「……幹嘛?」

「沒有啦,只是覺得漾漾和學長感情真的很好呢。」

抬頭看向坐在對面的金髮少女,她正撐著頭,「庚庚說漾漾和冰炎學長的未到很像呢。」

「味道?」

疑惑、接著看向學長,他只是勾了勾嘴角、驗紅得眼望著我,卻什麼都沒說。

又看往斜對面的庚學姐,她褐色的眉眼笑得彎彎,「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噢,漾漾和冰炎身上的味道越來越相似了。」

「默契也是,就像是、結婚了很久的老夫老妻呢。」

……蛤?

望向另外兩人,學長的表情依舊淡然、彷彿庚學姐講的話並沒有什麼不對;喵喵的表情和庚學姐一樣、就像是在說「漾漾果然沒有發現」。

——發現什麼?

「沒發現就算了。」學長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裡有著什麼我讀不懂的情感、深深又淺淺,似是融合了許多東西、卻又如火那般純粹。

 

——而直到許久以後我才明白,那樣的情感名之為愛情。

 

/字數2890/

 

FIN

 

 

 

總覺得很久沒有寫這麼長的文了。

 

 

標題的那串英文是「宿舍效應」,應該是生理學的……嗯一個說法?

簡單來說就是一群女性室友會因為朝夕相處而互相影響、於是就會變成大家月經一起來的狀況,據說是因為費洛蒙會因為嗅覺的互相影響←

 

一開始舊址是想寫最後面喵喵和庚庚那邊而已、只世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了這個樣子,我原本沒有打算要讓小千夏碎和萊恩出場的啊ryy

於是在很意外的情況下老安也跟著迸出來了(當他孫悟空嗎),那邊處理得很潦草大家就、將就一下吧ryy

 

是說、不知為何我家冰漾貌似蠻多英雄救美情節的欸為什麼ryyyyy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