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邪,時空未知……大概是盜八、小哥去杭州道別之前岔出的平行時空,無視三叔產業設定的現實走向(?

聽說我家小哥很渣……嗯、視角問題啦啊哈哈哈。(閉眼

 

 

以上

正文。

 

張起靈已經許久沒有下地了。而吳邪的小古董店,其實也許久沒賣出什麼大樣的貨了。

幾次張起靈下斗裡摸出來的冥器如今還在架上,幾乎都是非常高檔的名貴物品,有價無市。

 

一組客人剛走。

年輕的情侶檔來自北方的城市,相中了一個作工精巧的小盒,上頭雕了極為細緻的百花盛綻圖。

美麗的女生極為喜愛,問了價格之後二話不說的隨即付了現,又和她的男朋友四處看著店裡的擺飾與商品;王盟盡責的一一向情侶檔作介紹,只可惜他們似乎對於其他東西沒有興趣,很快就離開了。

吳邪靠上店舖中間的太師椅,據說是名家大師親手一釘一木製作而成,上頭又鋪了層毛毯,坐起來既溫暖又舒服。

看著剛剛收進來的一筆錢,那木盒是他上回去別地旅遊時在當地古玩市場掏回來的寶,他自己也很喜歡那盒子,當時一看到變迅速的買了下來。

然而、扣掉當初購買時的成本,其實並沒有賺多少。

……他嘆了口氣。

都說古董店是個極為暴利的行業,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但事實上也並不是那麼好賺的--沒有光顧沒有售出,又何來開張吃三年之說?

 

將那些鈔票收好,門被推開的同時吳邪抬起了頭,正好看見了張起靈推門而入。

墨黑深不見底的眼與他四目相對。

而他什麼都沒有說。

 

 

*  *

 

 

他從他體內退出,在他耳畔的喘息那麼粗重。

他轉過身側趴在他身邊,看吳邪鋪上一層薄薄細汗、露出依然帶有高潮餘韻的性感表情,淺淺吻上,吳邪卻只是睜著眼盯著天花板。

「吳邪,你在想什麼?」

而他只是搖頭。

 

他怎麼能告訴他他在想什麼。

究竟是張起靈走過太過久遠的時間、以致於他對於「活著」的態度這麼消極,又或者是相比起被他遺忘的過去,現下的生活安穩的足以令他拋棄憂患意識?

他看過帳本、看過存摺,對於許久沒有增加的數字開始擔憂。是不至於因此陷入困頓之境,但以後呢?

--我是沒有過去和未來的人,我做的所有事情,就是想找到我和這個世界的聯繫。

他還記得他這麼說過。

所以,因為看不到未來、於是未來如何也無所謂了嗎?

「吳邪。」

他抬眼望他,「你在想什麼?」

「……什麼都沒有。」

 

 

*  *

 

 

不下斗了以後,張起靈幾乎都待在吳邪的鋪子裡。

最起初的那段期間吳邪是很開心的,那人終於不再失蹤、不再冒險、不再只為了尋找人生的意義,能夠開始一個像是普通人的生活……只是久而久之或許竟也有點疲倦了。

總是沉默的不發一語,眼神既空靈又深邃。彷彿世界便與之無關了。

 

在現實之前,再深切的愛意或許也都顯得毫無用處。

卻也說不出離去的話語。

 

--小哥,來吃飯唄。

 

/字數974/

 

FIN

 

 

 

有點不知所云的瓶邪第四彈。

 

有了一點大致走向之後就決定好了標題的一篇,當初在原創和同人之間游移了好一陣子之後還是選了瓶邪←

 

愛情無用。

再深再後的情感在現實之前也許都薄弱得微不足道不堪一擊,更何況、若是連愛情都沒有呢。

──千言萬語都難以道盡那樣的情緒。僅此而已。

 

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