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筆黑花。
☆無考據。



以上
正文。

指間交錯而成為音符,音符交錯而成為旋律。

 

他悠悠然哼起曲調,手上動作未停,琴弦如刀,指尖的血染紅了琴上的弦、彈奏出了悲涼的樂章。

他一遍又一遍的彈琴,記憶中台上戲子唱的曲依舊鮮明,卻有些想不起當時的樣貌。只模糊的記得那時候台上的戲子有著曼妙的身段踏著柔美的舞步唱著婉轉的花腔,妝容細緻服飾精美,裙擺間繡著的紋宛若有靈,隨著旋身與擺步綻放朵朵燦爛的花。

只模糊記得他的臉龐線條分明卻不至於剛烈,記得他眉間眼裡流轉著柔軟如水的光,記得他的眼角有顆淚痔、記得他的唇吻起來柔軟卻涼薄。

記得他在斗裡肅殺凜冽的模樣,記得他在台上翩然唱戲的模樣,記得他在他懷裡拿著手機玩俄羅斯方塊、一邊和他幼稚鬥嘴的模樣。

 

從窗外透進的光子在屋內慢慢凝聚出人的形狀,棕髮粉襯衫,勾著若有似無的笑。

他直勾勾的盯著眼睛始終沒有移開,像是要確認又像是要將他的樣子刻入心底。

琴還彈著,一遍一遍不停的彈著,指尖就算磨破了皮磨出了血他也沒有停下,血液凝集了又撕裂撕裂了又凝集。



*  *



那時候他領頭夾了一次喇嘛。

是個肥斗,據記載墓主人是當朝富戶,死後將其最寶貝的十項珍品帶入陪葬。

聽解語花說起時他皺起了眉,斗很肥然而必定兇險,更何況資料裡同樣寫著富戶為了避免盜墓賊闖入可是重金請來了當時最好的工匠、製作了各種機關,自古以來不知折了多少前輩在裡面——這些都是隨意丟上網路百度估狗就可以查到的東西,沒道理他解家當家不明白。

他勸了又勸對方仍執意要去、說是斗裡有個他看上的長頸瓷瓶,很美也很值錢,只讓手下去他不放心。他無奈,只得跟著準備了工具。

那樣的斗,你下去我也不放心。放心吧我絕不拖你後腿。

 

而他沒說錯。

那斗極度兇猛,帶去的人在半途中就折損了一半、到主墓室前又去了三個,而最終逃出來的只有兩個。

兩個都去了快半條命,出來時只能趴在洞的邊上喘著氣,狼狽不堪;拚死帶出來的花瓶用布巾層層包裹,原先白色的布料染滿了血污和塵土,被丟在一邊的地上。


——卻沒有解語花。



*  *



繪有各式花卉紋路、價值不斐的花瓶被他擺在解家本家宅邸的書房裡,百花齊放花團錦簇色彩鮮艷栩栩如生,他刻意將海棠花面向門口,紅色的花異常妖艷,不似一般的桃紅紫紅、卻更像血紅。

 

於是他取出了許久未碰過的琴,就在書房前陽光照不到的地方,一遍又一遍的彈起那首曲。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鳳飛遨翔兮,四海求凰,無奈佳人兮,不在東牆。

將琴代語兮,聊寫衷腸,願言配德兮,攜手相將。

何時見許兮,慰我徬徨,不得于飛兮,使我淪亡,使我淪亡。

 

是誰說的戲子無情,解語花,你怎能在說你愛我之後將我推出墓室。

你怎能就這樣毅然決然的閤上了墓室的門。


/字數1060/

 

 

 

 

 

最後那首古詩是《鳳求凰.琴歌》,漢、佚名。

 

其實原本的名字是叫《光音》,不過寫到後來糾結了一下還是改成了《琴歌》、原因就如上←

utube有彈奏這首、跟唱的影片喔,有興趣的可以去查一下w

 

對了、一如之前叫《光音》、原本是設定讓瞎瞎拉小提琴的,不過為了配合後來的《鳳求凰.琴歌》而改成了古琴,反正三蘇沒說瞎瞎當初去德國學了什麼嘛就隨性了←(欸

 

 

之前逛黑花吧時看到有人說「不虐不黑花」,想想似乎也就是如此呢、而且可以套用到很多cp上,無論瓶邪無論冰漾無論尊禮都是一樣的。

說起來他們全都有著屬於他們自己的宿命,而追根究底不過就是源自於所謂家族與血緣罷了。

的確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才能遇見對方、但也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所以無法相守,不管怎麼想怎麼虐喔哎唷喂果然原作都是後媽啊。(什麼結論

 

總之以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