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筆記】


腐向。

原創│二創

特傳│全職│盜墓


歡迎搭訕聊天餵食ノノ


☆冰漾架空。

☆看最後面的日期就知道我這篇放置了多久ry

 

 

以上

正文。

  他們彼此靠得很近。

  眼前的學弟笑得有些羞赧,墨黑的眸裡閃爍著明亮的藍色光華,一曲熱舞剛結束、彼此都還有些喘,對方的臉頰更是因為激烈的動作而發紅。

  腦中一熱。

 

  一瞬間覺得自己聽見了腦中理智線斷裂的聲音,冰炎狠狠吻上學弟因為喘氣而微啟的唇,那一刻他的眼裡僅剩褚冥漾的臉和眸,再無其他。

 

 

  *  *

 

 

  「驚!學生會長當眾表演男男舌吻!」

  學校校刊社發行的報紙頭版用著斗大的字體寫著八卦十足的標題,標題之下是上周五晚上校內公演時最為轟動的照片:Atlantis藝術學院裡最為出名的風雲人物、學生會會長冰炎昨晚當著全校師生和家長的面舌吻他的直屬學弟褚冥漾,旁若無人的直接在台上表演起了男男激吻,嚇傻了台下一票觀眾。

  當時的照片被人放到極大,拜高科技之賜現在幾乎人手一隻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畫素的照相手機,放大數倍的畫面依舊清晰,就這麼擺放在校刊頭版,最顯眼的地方。

  那些震撼的畫面所有當時在場的人都還歷歷在目,短短十秒鐘卻像十分鐘那般長,短瞬的寂靜之後是震天的鼓噪聲夾雜著尖叫,偌大禮堂裡鎂光燈閃爍不停。

 

  就讀舞蹈科系的冰炎在學院中非常出名,無論是他倍受師長讚賞的舞蹈天分或是出色的外表讓他走到哪都能吸引所有人的注目。

  於是自然而然所有人也都在期待他的表演,更何況他還和他的直屬學弟搭檔演出──那堪稱極致的衰運讓褚冥漾成了校園裡的一個「傳說」,餐廳吃飯能吃到食物中毒、走在走廊裡能被棒球砸到、舞台彩排也能讓天花板上的吊燈砸落下來,這些大大小小的事跡讓週遭許多同學對他敬而遠之,雖然連帶的也引來了更多人的注意。

  無論是想見識所謂極致的衰運的、因此而母性大發的學姐們、企圖藉由跟褚冥漾交好而達到接近冰炎的目的的,一群一群的人懷著不同的心思始終在各個地方注視著他們,同樣的也在這次由舞蹈系主辦的例行公演中聚集。

  萬眾矚目。

 

  「冰炎,你聽過一句話嗎?」

  「什麼?」他抬頭,看著走到他前方座位坐下的好友,平淡的開口。

  「呷緊弄破碗。」

  「……」

  「那我換個說法,弄巧成拙,或者欲速則不達?」

  「……閉嘴,夏碎。」

  狗嘴果然吐不出象牙,他的心情已經夠差了還來刺激他!

  於是夏碎便笑了。

  身為當天公演活動時的主持人、他事先便知道冰炎會來個如此震撼性的爆點,他也和他討論過是否真的要這麼刺激,畢竟小學弟的個性如何冰炎應該比他更清楚,更何況冰炎居然不打算先跟褚冥漾討論──他說這樣才有驚喜──的確是「驚喜」,褚冥漾顯然被這突如其來的吻給嚇得不輕,在被他和搭檔共同主持的千冬歲拉開之後一轉身立刻跑回後臺,連後續的謝幕都顧不上、拿了背包就逃走了。

  而那之後冰炎便完全聯繫不上褚冥漾。

  深刻的反省了一下是否真如夏碎所言的弄巧成拙,他從來不曾如此懊惱過,太過一帆風順的過往讓他有些忘了他喜歡上的那個小學弟和他可是相差了十萬八千里的存在,他一帆風順他卻走得跌跌撞撞,倒楣透頂的過去更讓他變得畏縮而自卑。

 

  「果然戀愛的人智商都要開根號啊。」

  事不關己的說著風涼話,夏碎晃了晃手中的智慧型手機,在冰炎一拳揮過來之前趕緊開口:「有關褚的訊息,要不要?」

  看著那雙一瞬間有些瞪大的紅眸,夏碎又再次好心情笑了。

  「不鬧你了,拿去吧。」

  接過手機而後解除螢幕鎖定,解鎖後的畫面就是LINE的聊天頁面,對象則是夏碎的弟弟、千冬歲。

  找尋了一下,冰炎直接從公演結束後的聊天紀錄開始看起,對話之初是千冬歲質疑了一下冰炎這麼做的理由、而那些通通被他跳了過去,那之後才開始有千冬歲陸續傳來的、他和褚冥漾的聊天紀錄截圖。

  『漾漾你在哪裡?』

  『你到宿舍了嗎?』

  『漾漾!』

  『大家都很擔心你,我知道你現在沒有心情,不過你先告訴我們你在哪裡好嗎?』

  『……我在宿舍。』

  『那就好,你應該也累了,別想太多先睡覺吧,剩下的明天睡醒再說。』

  『嗯』

  這是那個晚上的訊息,而後時間一跳便直接來到了隔天中午:『漾漾你吃午餐了嗎?要不要幫你買些什麼?』

  『不用了我不餓。』

  『你還是覺得很不舒服嗎?』

  『……沒有。』

  『只是一時有點被嚇到而已,沒事的。』

  傳了張比著OK手勢的可愛貼圖,那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才又有訊息,是褚冥漾主動傳來的:『千冬歲,那之後學長的反應?』

  『似乎有點懊惱呢。』

  『是嗎……』

  『我還以為他在開我玩笑。』

  『我想學長不是會隨便拿這個當玩笑的人,過一陣子再和學長談談吧?』

  『嗯。』

 

  截圖裡的訊息就到此為止,剩下的都是這兩兄弟的對話,而冰炎並不打算認真細看,嘆了口氣、將手機遞還給眼前雙手環胸卻帶著看好戲的微笑的好友。

  「所以你打算怎麼辦?」

  「……他在躲我。」

  ──廢話,在那種場合下莫名其妙被個同性強吻、還是舌吻,就算是自己喜歡的人也難以接受吧?!

  身為少數能貼近冰炎的好友他當然知道冰炎喜歡褚冥漾,週遭友人也看得出來褚冥漾同樣也喜歡冰炎,既然雙方互相喜歡他們也沒道理阻礙,但是……

  「你還是早點和褚說清楚吧,別忘了還要跟其他人解釋。」

  意有所指的看了看四周,教室裡的同學漸漸多了起來、窗外也多了不少刻意經過的人,三三兩兩竊竊私語,想必也都在討論著上周公演時轟動一時的事,只是礙於這第一男主角的臉色實在不太好看而沒有過來搭話。

  「我和褚之間的事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釋。」

  「但是褚又怎麼想?」

  一句話堵得冰炎無話可說。

  褚冥漾的個性一直以來始終有些怯懦、不善於應付人群和外界眼光,而如今的情勢必定會吸引更多的目光和注意,甚至也肯定會有打著正義牌的人士或自稱冰炎後援會之類的人跳出來指責他的不是。

  這些他都該想到的。

  ──果然還是太衝動了吧。

 

 

  *  *

 

 

  下課鐘聲才剛響完、台上老師剛宣布了下課,教室裡立刻是一片的騷動,所有人紛紛望向門外、低聲交談,就連老師也被感染了這樣的情緒而往外張望著。

  ——冰炎正站在那裡,焰紅的眼望著裡面。

  那雙眼看著誰大夥兒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

  在眾人的鼓噪及好友打氣的眼神下褚冥漾有些尷尬的走出去,一想起那個晚上發生的事他就覺得難為情。他也知道冰炎一直試圖在聯絡自己、他也知道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儘管他的確很喜歡冰炎學長,然而兩個人的交往並不單單只是「喜歡」就可以,更何況他們還是學長和學弟,是同性啊。

  冰炎並沒有說話,逕自拉著褚冥漾的手往樓梯走去,忍耐了一個早上、他真的快受不了了。

  彼此都沉默,冰炎推開通往頂樓的鐵門率先走了出去,直到褚冥漾也跟著走出來、這才將鐵門虛掩上。

 

  「褚,我喜歡你。」

  開門見山的說了,過去他也思考過究竟自己對於褚冥漾的情感是什麼,迷惘、驚訝、接受而後認定,還未完全想清楚要如何展開追求身體倒是先一步動作了,那之後想起當時自己的行徑他也有些錯愕,卻又對於對方並未在第一時間推開自己或有所閃躲而有那麼一點的開心。

  「……學長,別開玩笑了。」

  「我很認真,褚。」

  直直的盯著眼前的墨藍色,那雙眼裡倒映出自己堅定的身影,他卻感到有些疑惑。他可以肯定褚冥漾也是喜歡自己的、那麼為什麼還要拒絕?一般人在碰到自己喜歡的人向自己告白時不都是會感到高興、開心的嗎?

  「但我們並不適合,學長。」

  「何以見得?」

  「你是學院裡最受矚目的人,注定將來要在舞臺上發光發熱──」我卻只是個普通人,是因為學長所以才認識了這麼多人、才能夠在學院裡也過得很開心……

  「褚,」聞言、冰炎狠狠皺起了眉頭,「最受矚目、在舞臺上發光發熱,那些又如何?你所擁有的並不比我少,只是你自己尚未發現而已。」

  淡淡勾起了笑,冰炎的臉瞬間顯得無比耀眼,燦紅的眼在陽光下熠熠發光:「況且那些並不能構成我們交往的阻礙,就算真的妨礙了我們,打敗不就得了?」

  「褚,聽從你的心而後相信,我說你可以就是可以,而你又怎麼說?」

  聽從而後相信,堅定並且堅持。

  於是,你怎麼說?

 

  陽光下的青年宛如發光的精靈,他伸出的手那麼堅定,看著他、似乎就能夠帶給他力量。

  「嗯。」

  ──我選擇相信,相信你、相信我,相信我們。

 

/字數3047/

 

FIN

 

 

 

其實最初設定的副標是「學生會長的漫漫追妻路」,but卡在告白那裏卡了很久、之後想想就,還是,痛痛快快的賞給你們一個HE吧,誰叫我是親媽呢。

 

開坑的最初就是被康熙的其中一集給打到,親媽如我貼心的附上了影片網址還把時間直接拉到KID和夏和熙上場的點上了(雷者自避),各位參考看看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aM0zorPtvY&feature=youtu.be&t=12m35s

……舌吻什麼的、脫鞋什麼的,這是真愛的節奏啊。

 

寫到後來則加入了個人對於《特殊傳說》這套小說的理解,偷偷說聲我寫到一半就有點想把名字改成〈特殊傳說〉但想想這實在太了無心意&自我流就算了ry,多少也反映了一點現況吧雖然我發現我貌似也沒有什麼想往前進的動力啊真是夠了

至於《特傳》,其實我一直覺得他很勵志XDDD

無論是從「冰漾」的角度來看或者單純的以一個清水向輕小說來看待,我所理解到的《特傳》的核心價值一直就都是那句經典名言、「如果心能說話,那就是咒語般的言」,一如我在後尾所寫到那句「聽從而後相信,堅定並且堅持」,儘管早就認知道了自己並不是個很堅定很有目標的人唯一堅定的原則就是隨心所欲活在當下(換句話說就是看不到未來ry)但該有的理想與目標畢竟還是有的,

無論二次元三次元畢竟都還是想要兼顧的,也算是給自己一點期許吧,聽從、相信、堅定、堅持。

──畢竟終究也到了這個一個該有所覺悟的時候了。

 

 

以上,想說黑花那邊(的後記)也正式過一次了那麼特傳也不該落於人後,

感謝看完這串囉哩吧唆又雜七雜八的各位,我們下次見!!wwwwwww

 

 

 

 

 

 

2013/10/2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小壞☆阿資以
  • 你可以把它改成《喇舌傳說》啊我一點都不介意真的(ㄍ
  • 去你的喇舌傳說wwwwwwwwwwwwwwwwww

    曄櫻 於 2014/01/15 23:04 回覆

  • 小壞☆阿資以
  • 啊就,誰叫整篇文的主題我看來就是圍繞著喇舌這件事在打轉啊(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