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無cp,玖深中心。

 

 

以上

正文:

  玖深一踏進警局便看見了一個令他難以忘懷的畫面。

 

  局內的同僚們一如既往的坐在辦公桌前,卻不像往常一般低頭各自忙碌,而是通通看向了大廳另一邊的會客區,臉上表情還都像是在忍耐什麼般——玖深順著大伙兒的視線跟著將目光射向設有沙發的會客區,只見裡頭有個約莫五歲大的孩子,白皙的皮膚、一雙睜得大大的明亮的眼,眼眶還有點紅,明顯示哭過的樣子;小小的手掌緊緊抓著虞夏不放,受限於身高而只能抓住虞夏深藍色的褲管。而虞夏則是一臉不耐煩又只能極盡忍耐的模樣,試圖讓小孩放手——而其他同僚早已在一旁憋笑到快斷氣。

  「你們怎麼會讓老大去照顧小孩子?」一般而言如果遇到這類事情都會讓女警去處理,至少女孩子還是比較懂得照顧小孩的,但是就算這時間分局裡正好沒有女警,怎麼輪也輪不到老大吧?

  看老大那一臉「要不是你是小孩子我非把你碎屍萬段不可」的表情,深深覺得小孩還能安然無恙簡直是老天保佑。

  這大概是連小時候的虞因也享受不到的待遇吧。

  「沒辦法,小孩是虞夏帶回來的,而且他超黏虞夏,其他人完全沒辦法靠近。」

  正說著、玖深轉過頭便看見虞夏蹲下身的動作,視線和小孩齊平,邊摸著小男孩的頭,盡可能的保持語氣和緩:「先放手,我才有辦法打電話聯絡你爸媽來接你回家。」

  「不要不要,我要和大葛格在一起!」

  「你這樣爸爸媽媽會很擔心的。」

  「唔……可是我想跟大葛格在一起……」

  聽到會讓父母擔心的言論之後小孩明顯遲疑了一下,卻還是搖了搖頭,很堅持的不放手。

  虞夏一臉頭痛。

  而不知何時進到警局來的嚴司更在此時不怕死的說了一句:「這畫面看起來怎麼那麼像個未成年高中生在誘拐小朋友,老大你是對他做了什麼事嗎這麼喜歡你?」

  ——於是所有人都看到了虞夏額上明顯突起的青筋。

  阿司你死定了。雙手合十,玖深在心裡默默為嚴司默哀。

  「欸玖深你要不要去幫一下老大?感覺你應該很會顧小孩欸。」

  ……啥?這是從哪裡來的結論?

  對安撫小孩其實沒有比較上手的玖深一臉糾結,拒絕了好幾次卻還是被一旁看熱鬧的同僚推上前,虞夏看了他一眼,示意讓他先來轉移小男孩的注意力。

  「弟弟乖,你先放手,讓這位……讓大哥哥去處理一些事情好不好?」玖深只能跟著蹲下來,試著安撫,然而在說出「大哥哥」三個字前還是不自然的停頓了一下,其他人——尤其是嚴司——笑得更大聲了。

  「不要,我只要大葛格!」

  「可是這樣大葛格就沒辦法去幫你打電話了,這樣爸爸和媽媽就會找不到弟弟,就會很傷心很難過,弟弟想看爸爸媽媽很難過的樣子嗎?」

  「……」年幼的孩子聞言搖搖頭,「所以弟弟先放手好不好?」

  「……好。」

  放開了小小的手掌,終於可以擺脫黏人小孩的虞夏鬆了口氣,輕拍玖深的肩,「謝了。」

  讓虞夏先離開,他有看見虞夏手中抓著一小張便條紙,上面用藍色原子筆寫了一些字,顯然在玖深到來之前虞夏就先問出了小男孩父母的聯絡電話,只是一直挪不開身。

  將小孩牽到沙發區讓他坐下,一旁有同僚拎來了一瓶果汁,就放在男孩面前,接著又順勢摸了摸其實長得很討喜的小男孩的頭,之後才離開。

  男孩也不反抗,就只是靜靜的看著虞夏用局裡分機撥打電話。

  「哇,看不出原來玖深小弟對小孩子也挺有一套的,我還以為你會被小孩子欺負回去咧。」

  不知為何閒閒站在門口看熱鬧的某法醫也跟著湊了過來,從口袋裡拿出幾顆糖果,「大葛格請你吃糖果~」

  也許正好拿出的是小男孩喜歡的口味,孩子的注意力被吸引了過來、表情也顯得很開心,道了謝後就開心的拆開包裝放進口中。

  「等等他爸媽來接他的時候一定要叫他們要注意小朋友的機會教育。」正色。

  「什麼機會教育?」

  玖深語氣非常認真,「不可以隨便拿陌生人給的糖果飲料。」阿司剛剛那動作那口氣完全就是個變態怪叔叔在誘拐小朋友啊!小孩子這麼容易被騙超危險的啊!

 

  *  *

 

  後來孩子的父母很快就趕到警局,一臉緊張,牽著男孩的手不停的向虞夏道謝。

  比起萍水相逢的虞夏孩子更喜歡父母一些,雖然不捨卻還是在父母的要求下說了大葛葛謝謝、大葛格再見,然後才依依不捨的離去。

  「哎唷小孩子真的好可愛喔,害我都想生一個來玩玩了。」一邊有同僚這麼說著,隨後有人接下了話頭開了個小玩笑;也有人說、千萬不要想不開啊帶小孩好麻煩,之類云云。

  而這不過是警局日常裡的一段小插曲。

 

/字數1659/

 

FIN

 

 

 

 

 

好久不見因與聿,放隻萌玖深出來見見客啦wwwwwwwww

 

 

 

 

 

2014/05/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