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維勇R18,各位記得自主規範啊,祝大家吃肉愉快(???

10話衍伸。

☆超級ooc,以及,請忽略維克托這不合格的教練居然拉著他的學生在大賽前一天來一炮這件事(o

 

 

以上

正文。

他似乎曾聽誰說過,在日本,右手無名指的戒指有著祈福的意思。

可他想,那麼勇利一定不知道吧,在俄羅斯,只有婚戒才是戴在右手無名指的位置。

他看見那個青年笑容靦腆,認認真真的看著他,於是他說,是的、那是只屬於你的咒語。

看著勇利澄澈的目光,維克托想,他是多麼的想要親吻眼前的這個人,想狠狠的佔有他、想大聲的宣告全世界,他、勝生勇利,是他維克托.尼基福羅夫的愛人、是他的伴侶。

是教會他何謂「愛」的人。

 

然而就如同勇利了解他一般、他亦了解勇利,臉皮薄的日本男人大概經不起來個太奔放的法式深吻,於是他只能輕吻,在那神聖的教堂前。

在神的注視下交換的戒指啊,那一定、也是被神所眷顧著的吧。

 

 

結束聚餐回到飯店房間的勇利臉還是紅的,維克托覺得有些有趣——他可以毫不害臊的說出「請你只注視著我呀」這樣的話,卻因為好友的一句「我的摯友結婚了!」而緋紅了臉頰,眼前這可愛的男人總是能夠帶給他滿滿的歡喜,再毫不遲疑的轉化為喜歡。

「維克托,你要……」

他跟在勇利的身後走進房間、關上門,在他轉身的一瞬間低頭吻住他的唇,不再只是蜻蜓點水似的吻、而是攻城掠地般的廝摩與啃咬。他閉上眼用全身的感官去感知,感受他柔軟的唇、發燙的皮膚與顫抖的身軀,與唇齒交纏間不經意洩漏出的嗚咽。

分開的時候勇利還喘著氣,紅透的臉頰看起來更加誘人,眼神帶著迷濛和被親吻勾引上來的絲絲情慾,柔軟的唇被吻得紅腫,卻更顯情色。

於是他無法克制的再次欺身上前。

來不及吞嚥下的津液沿著嘴角滑落,維克托動手剝去勇利身上的衣服,左手也已經迫不及待的撫上他柔韌的腰,來回撫摸。親吻還在繼續,兩個人就像缺氧的魚,在吻與吻之間激烈的喘氣,而後相濡以沫;他一手托著勇利的腰邊往床邊退,衣物散亂一地也顧及不上,兩人的眼中映滿了彼此的模樣,以及情慾。

勇利望著他身上還粗重喘氣的維克托笑笑,「來吧,維克托。」

他伸手撫上維克托的眉與眼,這是他崇拜的人、他景仰的人,是以為只能遠遠仰望的、宛如神祇一般的人……曾幾何時兩人的距離近得只要伸出手就能碰觸,甚至……

親吻。

閉上眼睛輕吻維克托的唇,是如同對待珍寶一般的吻,而維克托在享受勇利難得的主動的同時也沒閒著,雙手滑過胸前挺立的兩點,惡作劇般的捏起稚嫩的突起、指甲輕輕摳過敏感的頂端,然後拉扯;細小破碎的呻吟從勇利緊閉的唇間傳來,維克托壞心的輕笑,俯首舔上被冷落的另一端,大聲的吮吻,濕濡的水聲與陣陣湧起快感在在都刺激著勇利的神經,讓他快要崩潰。

「啊……維克托……」

甜膩的呻吟從勇利唇間溢出,雙唇微張眼神迷茫,胸膛不由自主的向前挺起,主動的將胸前的莓果送給維克托品嚐。

然而維克托卻放開了勇利已然紅腫不堪的兩粒乳珠,轉而將攻勢往下,揉捏起豐滿挺翹的臀瓣。

早已看不出八個月前剛到日本時勇利那圓腫的樣子,雖是為了表演能夠更加完美,然而此時的維克托卻覺得有些可惜,若是能再有肉一些些、揉捏起來的手感應該會更好吧。

大力的掰開兩片臀肉,伸出手指撫摸,能感覺的到隱蔽的穴口在不斷的收縮,維克托取來房間裡準備的保險套和潤滑劑,將冰冷的液體擠進股間。

「嗚……好冰……」

「等一下就好了,忍耐一下。」吻上勇利的唇作為安慰,維克托將過多而溢出的液體在穴口周圍抹開,接著插入一個指節,模仿性器抽插;另一隻手也沒閒著,撫上前方因為異物插入而有些疲軟的器官,輕輕的揉捏前端的傘狀頭部、擠出更多清澈的泌液,接著往後,塗抹在用勇利的莖身上。

泛起一層淫靡的水光。

似乎光是「維克托在幫他手淫」這個認知就能讓勇利更加興奮,再加上男人修長白皙的手指在敏感的性器上擼動,勇利很快就射了一次;維克托在身後的手指也順利增加到了三指,他將保險套和潤滑劑放到勇利手上,「勇利,幫我。」

向前挺了挺胯,早已興奮多時卻始終得不到滿足的硬物就撞在勇利的臀肉上,似乎還因為角度的關係往內刺入了一小部份。

「嗚……」

已經熟悉被撐開感覺的腸道如此空虛,亟需要點什麼來將他填滿,至於是什麼……勇利看了維克托一眼,而他只是微微一笑,然後有些鼓勵性質、卻又帶點惡趣味的再度挺胯一刺,找準了地方般的將頭部更往內進入了些許。

低沉沙啞的嗓音就在耳畔響起,仿如惡魔的誘惑:「勇利,你不想要我嗎?」

 

怎麼可能不想要。

想要被看見的心願其實就從來沒有變過,而人類總是貪得無饜,被看見了就想要更近一點,再近一點、再近一點……

於是他撕開那片薄薄的塑膠包膜,將它套在維克托早已硬得不行的性器上,擠出剩餘的潤滑液在手心,抹開後輕輕的包覆上維克托傲人的性器,感受手心裡傳來的他的熱度。

「……準備好了嗎?勇利。」

握上勇利的手與他十指相扣,維克托緩慢的將龜頭擠進即使經過擴張卻依然緊澀的甬道裡,溫暖的腸壁緊緊的包覆上來,卻又緊張地直收縮。

「放鬆、勇利,放輕鬆,我不會傷害你的。」

吻上他的眼、他的唇、他的耳垂,維克托放慢了力道,卻依舊堅定的進入。

強硬,卻又不失溫柔。

 

皺摺被撐開、緊緊的包覆住俄羅斯男人粗長傲人的性器,敏感的黏膜能夠完全地感受到對方的熱度與堅挺,勇利想、或許這確實就是歐美人天生的優勢,他努力放鬆自己,讓自己能夠完全的被佔有——

緩慢進入的器官來到了未曾被人碰觸過的地方,被撕裂的疼痛與被填滿的滿足交織成一股難以形容的快感,並且隨著維克托的進入而層層疊加;維克托似乎是怕真的傷到他,進入得並不快,反而成了致命的膠著。

「維克托……快一點……」

甜膩的喘息成了最好的催情劑。

再也無須顧忌,維克托增加了操幹的速度,整根的抽出再盡根沒入,力道大得彷彿要將兩顆囊袋也擠入穴口中;而為了更好的納入,勇利的雙腿被他架在肩上,運動員足夠柔軟的身段在此時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再也阻擋不住的破碎呻吟從勇利的唇間洩出,隨著抽插動作加快而越見高亢,最終只剩下斷續而破碎的聲音,喊著他的名字。

 

這一剎那似乎什麼都已不再重要,過去這27年來沒有哪一刻比此時更能令他感到滿足,維克托想、或許未來也難再有了。

——除了勇利奪金,與和他結婚這兩件事以外。

他笑著吻去勇利額上的汗珠與滑落臉頰的生理性淚水,他的直覺告訴他,那一天一定很快就會到來的。

 

FIN

 

 

 

……我寫完了,我居然真的寫完了(震驚

 

可是真的好想吃維勇肉啊XDDDDDDDD

那天寫完sleeping beauty之後一直覺得沒讓他們兩個來一發簡直對不起世界對不起良心,

原本拿出紙筆只是想來練個鋼筆字的結果最後字沒練成肉倒是燉好了233333

雖然是都已經看完11話了的現在但還是想趁著12話完結以前趕快把肉端上來吧,免得又被官方打臉(????

自己覺得沒有很好吃,希望各位看倌還滿意,小的上一次燉肉已經是不知道幾百年前的事了,

不好吃也不要打我QA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