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社員雷東。首發在前叛逆二創實業坊。

☆其實沒看過小說、寫的過程中手邊也沒有任何相關資料可以查,OOC機率百分之百,拜託不要砸我雞蛋QAQ

 

夏日炎炎的教室總是讓人心浮氣躁。

 

大大的黑板上特別劃了一角寫著大大的倒數日,是高三考前每個班上都會有的區塊,同樣一成不變的還有每個老師的耳提面命,卻抵擋不住躁動的心——高中啊,最是青春活力的年紀,卻必須被書本考卷和成績單壓迫著,好像人生除了讀書就沒了其他追求。

 

「早啊東。」

學校的規定是七點二十分開始早自習,而東聲敏向來習慣在七點前踏進教室。

才剛走進教室幾步便感受到了班上幾個早到的同學帶著調侃意味的目光,他愣了一下、隨即立刻往自己的位置上看去……果不其然桌上正擺著一份三明治和一杯早餐店飲料,冰的,對方還很貼心的在杯子下墊了一張衛生紙吸掉杯身滑落下的水珠。

依舊是他最愛的口味。

這已是這週以來的第五份早點,而這個禮拜就要結束了,他始終猜不透會是誰這麼好心每天幫他買早餐還不留下隻字片語。

他向來沒有吃早餐的習慣,主要是嫌麻煩,儘管他知道這樣對身體不好,就連雷殷甲也唸過他好幾次,可這實在是積習難改;而現在,不知是誰,總是比他更早一步買好早餐、放在他的座位上,問了一圈周遭同學,卻是一個一個都搖頭說沒看見,然後再笑著調侃:不愧是東啊、都有神秘人士專程送愛心早餐了。難道是什麼老套的追人手法?

——那確實也是挺辛苦啊、他想。

難道是……?

 

「小雷,你最近怎麼回事?總是精神不太好的樣子。」

中午,習慣性的端著便當到團練室和雷殷甲一起吃,不是社課時間社室向來沒什麼人煙,而不知是何時培養起的習慣,他們總會帶著便當偷偷躲到這裡,享受短暫的獨處時光。

在只有兩人的小小的世界裡緊緊依偎,離開你彷彿就是離開世界。

「嗯?沒啊。」

東聲敏仔細看了看雷殷甲的臉,最近總是一副沒睡飽的樣子,就連偶爾經過他們班時也都只看到他在座位上趴著補眠。

最近樂團沒什麼活動、練習也只能算是一般的程度,雷殷甲也向來不是會在學習上認真的人,除了精神不好、這陣子表現出來的樣子和以往其實也並沒什麼太大不同,他又仔細端詳了下雷殷甲的臉,見他沒有表現出任何異常的模樣這才算是放下心。

「不要總是寫歌寫那麼晚啊,要考試了,多花點時間讀點書吧。」隨手翻了翻雷殷甲總是隨身攜帶的譜冊,又多了幾頁新的音符,還可以看見多次修改擦拭過後留下的凌亂痕跡,他默默在心底嘆口氣,小雷這樣的成績、是要怎麼一起上同間大學啊?

「我還有你嘛!」燦爛的笑。

 

東聲敏從袋子裡拿出帶來的便當,一邊不經意地想起:「對了,小雷,我桌上的早餐是你放的嗎?」

「……什麼早餐?」停頓。

「這禮拜每天都有一份早餐放我桌上,不是你買的?」

彼時的東聲敏正忙著低頭打開自家母親幫忙準備的便當,一時之間沒注意到身旁人短暫又不自然的停頓,說完話才抬頭望向一旁的雷殷甲,而此刻的雷殷甲自然已是恢復了原狀:「不是我啊?!我現在才知道這件事!」

「是嗎……我還以為是你買的呢。」

「你吃了嗎?」

「嗯?你說早餐嗎?吃啦。」

「……嗯。」

看著不知為何低下頭的雷殷甲,東聲敏還以為是對方吃醋而不開心,思忖了下、放下舉在手中的便當盒,輕輕靠上雷殷甲的背:「你生氣了?」語氣透著微微的小心翼翼。

「……」

「不要生氣啦,我以為是你,所以其實蠻開心的……」

有股暖暖的氣息從背心傳來、直達四肢百骸,雷殷甲說著沒關係不要在意、身體卻顯得有些僵硬,一方面是要掩飾說謊的心虛、一方面又要隱藏聽見東聲敏說他把早餐都吃完了的開心,「幫(不愛吃早餐的)男朋友準備愛心早餐」的認知和突然的意識到「東聲敏在和他撒嬌這件事」都讓他內心飄飄然的有股難言而喻的幸福感,每次都睡到快要遲到才要出門的他突然覺得、這一週的早起似乎也不是這麼痛苦。

 

 

而很久很久以後,那默默幫東聲敏送了一整年份早餐的人,依然會每天早起,親手烤上一盤三明治、或是煎一盤法式土司,最後再煮上一杯咖啡,放在桌上。

溫暖的迎接每個早晨。

 

/字數1509/

 

FIN

 

 

 

 

寫在婚姻平權音樂會之後:

又再看了一遍去年千秋場彩蛋,依然有著滿滿的感動,並且比起去年首刷時又多了一些的感觸;

除了源於這個CP的愛,

在這個時刻、這個充滿感性與盼望的時刻,我們何等希望這樣的一場婚禮能夠出現在不只是劇場的地方,

而是在一個公開的、充滿祝福的、溢滿幸福的場合,看到真正的有情人終成眷屬,

而他們將擁有具有法律效力的身份與權利。

 

華麗說,只要法案通過他就去結婚。

尤美女委員說,順利的話明年五、六月就能三讀通過。

希望那一天不會讓我們等待得太久。

 

 

 

2016/12/11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