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冰漾,死亡操作。(?
☆就算是期末考也要周更啦————(反正是舊文(你


以上

正文。

他還記得很久以前曾有個人告訴他、說他會長命百歲。

而當時他還天真的想,以他那時候的倒楣程度來看、不會是衰上百年吧——也太悲劇。

只是後來、他不禁想,他竟然只有百年。

只有百年,怎夠他陪在那人身邊,陪他一起看遍世間風景。

 

 

*  *

 

 

他沒有回到千年前。

時間之流幽幽長長向前流行,千年之前兩大種族耗盡家產送他到千年之後,祈許他能夠洗去詛咒、期許他能夠擁有幸福。

於是他留了下來,帶著跨越千年的遺憾,以及不過百年的幸福,留在這個時代。

 

「學長。」

青年半瞇著眼,剛睡醒的模樣還有點迷濛,看向早已清醒、坐在一旁閱讀書籍的自家戀人,輕喚了一聲。

而對方只是抬頭望來,看了他一眼,「你也睡太晚。」

「嘿嘿。」揚起有些傻氣的笑容,「你不是說要回原世界嗎,還在拖拖拉拉什麼?」

他看著他,眼神漸漸清醒,卻還是看著他、眼底有什麼複雜的情緒。

而後他起身、盥洗更衣,換上了普通的襯衫和牛仔褲,望向了早已準備好、在一旁等他的冰炎。

「走吧。」

他說,於是光芒閃爍然後隱現,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景色是原世界台中的某個小巷。

銀色紅色的髮被隱藏起,從小巷中走出來的兩人看起來就像是附近普通的大學生。

往前走、直到兩人在某間民宅前停下,褚冥漾深吸口氣,這才按下了門旁的門鈴。

 

稍等了一會兒之後才有人來開門,開門的是個看來上了點年紀、卻又依然貌美如昔的女人,一頭美麗的長髮披散飄逸。

「姐。」

見到來人褚冥漾輕笑著喚了對方,而他身後的冰炎只是簡單的朝她點了點頭。

冷豔的面容並沒有太多的情緒波動,她淡淡的說、「先進來吧,等等再去看爸和媽。」

「好。」

 

進了門,屋內的擺設和他記憶中並沒有太大的差別,或許多了點什麼或許少了點什麼,卻依舊是他記憶中的模樣。

時間並未磨去她性格中太尖銳的稜角、也沒有在她臉上留下太多的痕跡,然而原先相似的姐弟臉如今反而還比較像是母子——或許是血緣的力量,歲月未能在他們的外表留下什麼,而帶有先天力量的褚冥漾變化更是不明顯。

於是五十載歲月悠悠而過。

 

並不是傳統習俗裡祭祖的日子、於是山上的人少得可憐,他們擺好帶來的鮮花素果,燃香祭拜。

稱得上是普通的公墓,褚項和白鈴慈兩夫妻的塔位就在相鄰的兩側,褚冥玥帶著褚冥漾和冰炎兩人到塔位之前,看著上頭兩人微微笑著的照片,兩姐弟倒都是有點發怔。

較常人而言過於長久的歲月令他們不得不去面對親友的死亡,儘管褚冥漾自認他真正的好友幾乎都是在守世界認識的、就連衛禹後來也和守世界有所關聯,於是也就不必那麼早就面臨這些,但他卻忘了、或者刻意的不去想起他的父母終究不過是普通的人類。

終究會比他早許多步先走。

 

而有一天他也會蒼老、也會離去,那麼生命近乎永恆的冰炎又該怎麼辦呢?

 

死亡那麼寂寞又那麼悲傷——一想到將再也無法陪伴在所愛之人身邊,再也無法漾著笑喊對方的名字、從此從他的身邊離去,他就一陣害怕。

「褚,你在怕什麼?」

「嗯?」青年抬起了臉,看向走在他身邊的冰炎。

祭拜完了以後他們緩步走在路上,一路無語。褚冥玥走在了他們前頭,然而儘管步伐依舊堅毅、卻還是讓褚冥漾看出了一點細微的不同:緩慢了些,步與步的距離也短了。

他想,她從來就走在他之前。



——褚,你在怕什麼?

他怎麼能夠明白地告訴他,而他又怎麼會不明白他的害怕。

在他父母的忌日這天。

「你明知道我在害怕什麼的,學長。」

 

/字數1305/

 

FIN

 

 

 

百年芳華。

 

喵喵(?)出了之後的某天去諾貝爾買了阿雞(??),回家在翻插畫的時候剛好看到了菖閣殿下那段、還發現跟印象中的舊版不一樣(居然)

隔天回家在公車上就莫名其妙的有了第一段的靈感、填著填著也就填完了。(笑

 

講到死亡那裡的時候剛好生命教育老師提到相關議題、於是很開心的邊聽同學們上台報告各組討論出來、所認為的「何謂死亡的意義」邊寫稿(你),

正好聽到了一句頗喜歡的、同學的報告:「死亡就是、你從我的身邊離開,但卻永遠的住進我的心中。」

有點忘記原句了不過就是這樣的意思,算是十幾組的報告聽下來最喜歡、最深得我心的一句wwwww

 

 

 

 

 

 

 

2013/5/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