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與聿、聿因,真的是兄弟年下,慎入。
☆腦洞產物,慎入。
☆因為很重要所以要再講一次,慎入!!
 
 
以上
正文。

 

  炎炎夏日正是到海邊遊玩消暑的最好時節,趁著好不容易從忙碌的期末考和報告地獄中脫出、而時間還在六月底、並不算暑假的時候,虞因約了幾個比較交好的同學一起去澎湖玩,順便拉上小聿。

  碧海蒼天白沙灘,陣陣涼爽的夏風吹來、拂過每個人,手裡一枝冰而眼前是身材極好的美女穿著清涼的比基尼泳裝走來走去,虞因坐在一旁的海灘傘下,身上只穿著件海灘褲和薄外套。

  或許是因為之前被王兆唐拉進海底的關係、這次虞因沒有下水,剛打完一場沙灘排球的陳關及李臨玥依舊精力滿滿的直接跳進海水裡和其他人嬉鬧了起來,至於聿、一向愛玩水的聿早早就在海邊游泳游得不亦樂乎。

  灌了滿滿一大口的運動飲料,因為打球而汗溼的鬈髮變得服貼、就披散在額上,虞因撥了撥,有點煩躁。

  「阿因、你不去游泳嗎?」阿方走了過來問了一句,剛從水裡上來的他身上只穿著泳褲,露出了因為常打球而練就的好身材。

  他卻搖了搖頭,「海裡面很舒服喔,泡一泡比較不熱,而且小聿也在找你。」

  「找我?」有點疑惑的望向海面,正好看見聿從海中走過來。他們租的海灘傘擺放位置離海邊並不算很遠,不過白沙在太陽的直射下溫度還是升得很快,讓聿從海邊快步跑過來的畫面變得有些滑稽。

  拿起躺椅上的大毛巾隨意將身體擦乾,然後是濕漉漉的頭髮,少年眨了眨紫色的眼,「不下去?」

  「不要,上次在海裡面的經驗不太好。」搖頭,而阿方和聿也憶起了虞因提起的那件事——並不是什麼太好的回憶,連仔細回想都不願意,就連一向沒什麼表情的聿都皺起了眉露出不快的神情。

       「啊……好吧,那就不勉強你了。」向沙灘的另一邊、在球場上等他上場準備開打的一太揮了揮手,阿方邀約:「不過既然都來了不好好玩一下怎麼行,晚點跟其他人約好了要去夜遊逛街,記得要來喔!」

  逛街的話應該沒問題,虞因笑著敷衍過去:「好啦再考慮,快過去啦讓大家等你一個你好意思。」

 

  明明是很熱鬧的海邊、然而傘下的氣氛卻安靜的有些微妙,聿轉頭看想向他的兄長,紫色的眼有些疑惑,「不舒服?」

  「嗯?呃、沒有。」

  被對方明顯心不在焉的態度弄得有些迷惑,聿想了想、忽然記起了昨晚發生的事,手不禁伸向了他的後腰。

  「是因為昨晚……?」

  「……!不是!」像是炸毛的貓一樣激動得差點直接跳起來,虞因的動作大到引來附近同學的注目,讓他尷尬得很。

  聿似乎也被對方的反應給驚嚇到了,卻勾起了嘴角。不明顯卻盈滿笑意。

  這麼明顯的態度怎麼會不是,一定是因為自己昨晚不小心要了對方太多次吧。

  明明比自己還大兩歲、可是、為什麼會這麼可愛呢?

真的、好喜歡好喜歡。

  虞因。

  他的、哥哥。

  「晚上別去逛街了,回去休息?」

 

/字數1031/

 

FIN

 

某天和ㄌ小壞ㄉㄉ在臉書私訊裡發廚腦洞的結果,沒什麼好說了直接上圖:

http://i.imgur.com/ryKixJi.jpg

http://i.imgur.com/VveRlON.jpg

http://i.imgur.com/LTyRH4a.jpg

 

順便附一下原噗:http://www.plurk.com/p/iuevy8

再次為我倆已經漸行漸遠的節操默哀。(雙手合十

 

是說其實當初腦中的那個畫面沒有寫到(????)、所以只好補在下面當個番外了←

但是番外字數跟正篇差不多怎麼回事

 

*  *

 

  今天的行程是整天都待在海邊,下午有批人要去浮潛、晚上則有夜釣和BBQ的活動;即使躲在陽傘之下夏天的太陽依舊毒辣得嚇人,即使喝了不少水也吃了冰品消暑仍敵不過烈日的溫度,虞因想了想還是決定下水游一趟。

這邊的海看起來蠻「乾淨」的,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這麼想著、他動手脫去了薄外套和外褲,露出了媛先就有穿好在裡面的泳褲。

簡單的做了暖身操,褪去外衣後顯露出來的身材因為接受虞夏魔鬼般的訓練而變得精實,雖不像那些健美先生一樣有著過於結實的肌肉,然而和其他同齡、長期窩在室內趕作品寫報告打電腦的大學生比起來卻是好上了許多,立刻引來了附近幾名同學的視線。

「唷、阿因身材不錯喔,平常有在練吼?」

「說!是不是為了把妹才練的!」

「什麼為了把妹,就跟你們說是之前跟著我二爸一起訓練對打的結果啦!」邊和幾名感情較好的男同學打打鬧鬧、邊往海邊走去,一泡進水裡、原先的汗膩全都消失了,虞因滿足的輕呼了口氣。

來回游了一段後又重新回到了岸上,不是特別喜歡游泳或是泡在水裡的感覺虞因很快就上了岸回到陽傘下,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坐在躺椅上的陳關卻注意到了某個有些違和的地方——

「吼——阿因,你晚上過得很滋潤吼——玩這麼開心——

「什麼?」一臉疑惑,完全不知道損友是在講哪件事、又笑得這麼曖昧,跟著對方的眼光往下看去……糟糕。

他好像忘記什麼很重要的東西了。

「對啊對啊,解釋一下那片烏青是怎麼回事嘛、阿因大葛格。」顯然很瞭解那是什麼的李臨玥笑著湊了過來,看見臉紅到快爆炸的虞因她笑得更開心了。

「那是……」他總不能說實話吧、到時候就會是其他人石化了啊!

 

「那是胎記。」

只是眾人都想像不到的是鮮少講話的紫眼少年居然開口了,雖然聲音不大但還是讓大家都聽見了。

「是嗎……」驚訝、質疑的語氣、就連虞因都有點意外,然而看在少年一臉平淡又正直的模樣眾人幾乎都選擇了相信,一場風波似乎就這樣被帶過了。

 

不過只有兩位當事人明白事實上事件並沒有結束,不過那都是後話了。

 

 

 

2013/7/2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