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圈的那個腐城

☆近日被河道上的幾個偷偷說們炸得體無完膚,連帶的連自己的腦洞也ry

☆雷真人、雷政治圈的快請左轉,如果覺得沒問題就請直接往下吧:

 

 

以上

正文:

 

1、步伐

 

他還記得一年多前他接受了總統的邀請,離開長年服務、居住的台南,北上中央接受更高層級的職位;離開以前,他還特地打了通電話給他、約他一起出來喝一杯,說是要祝福他從政之路能夠更加順遂。

「當然了,即使你到了台北,我也不會忘記繼續看著你!一生只監督你一人!」大約是拜酒精壯膽所賜,幾杯黃湯下肚,瀧介睜著一雙迷濛的眼,大著舌頭這樣宣告。

而他笑得靦腆:「嗯。我在立法院等你。」

我是市長的時候你是市議員,現在、我就要去當院長了,你也要快點跟上我的步伐,我們再在台北相見。

 

 

2、明天之後

 

大選結束以後,他所屬的政黨慘敗,他在個人的臉書頁面上表示會辭掉政院院長一職,這個決定卻讓他非常錯愕。

當時的約定猶言在耳,然而如今,卻彷彿是被他單方面的毀約。

——不是說好要在立法院等我的嗎?

 

手指停留在手機通訊錄裡「賴青德」的頁面,猶疑著不曉得究竟該不該按下那一顆代表撥出的按鈕。

他可以想見,敗選之後的這個夜晚,身為院長、同時又是黨內高層的他,必定會因此忙得焦頭爛額,勢必也會為此而請辭下台,他想關心他、安慰他,又想自己敵對黨的身份似乎不太適合;也並不想為此佔用他的心力與時間。他需要休息。

 

最後他退出了手機通訊錄,改而打開了LINE,想了想,告訴他:「青德兄,雖然你提出辭職,但你一定要接受慰留啊,說好要在行政院等我的。」

 

 

3、耳垂

 

大約是近日政務操勞、沒什麼私人時間打理頭髮的緣故,他發現對方的頭髮似乎有點過長了。

隔著一整個議場,他假藉著要認真監督市長一言一行因此必須專心聽市長備詢的藉口直直盯著青德看,目光灼熱得彷彿要在他身上燒出兩個洞來;而不管是青德或是其他府會同僚對此似乎已是見怪不怪,仍舊淡定的接受質詢。

直到議會結束,在走廊上青德刻意慢下腳步等候晚一步出來的瀧介,「剛才看你似乎一直在看我耳朵,怎麼了嗎?」

似乎是沒想到他會問得這麼直接,瀧介一愣,才回答道:「只是覺得你的頭髮似乎有點太長了。」

「是嗎?」摸了摸自己的頭髮,鬢邊好像已經蓋過了耳朵,接著他發現他已經有點想不起來自己上次剪頭髮究竟是什麼時候了——「好像真的有一陣子沒剪了呢。」

「趕快找時間去剪吧,再長下去,下次我可就要質詢你到底平常都在幹什麼連剪個頭髮都沒時間剪了。」

 

 

4、玩偶

 

「你真的是布袋戲迷欸。」他看著他引以為傲的、整整一櫃的布袋戲偶,忍不住笑了出聲。

幾乎不必費太多的心力、他便在櫃子極為顯眼的地方看見了曾在質詢時出現的秘雕戲偶,他回過頭,用眼神詢問主人是否可以取出把玩。

「當然可以啊。你想怎麼玩都可以。」

 

學著對方的樣子將戲偶套上手掌,動動手指、戲偶便會跟著做出動作,點頭搖頭、左搖右擺,而正泡好茶的瀧介端著兩杯熱茶靠過來,笑著看他好奇的時而動動左手時而晃晃右手。

再然後他朝青德伸出手,青德也默契的將秘雕放到瀧介手上,看他熟練地往左手套上去。

「你好,我是秘雕!你可是賴青德?」

換上一口布袋戲腔,操著熟練的台語,他眼睛直直看著青德,不放過他的任何一點眼神變化。

「我是。」雖覺得有些莫名,他仍是配合對方的即興演出,笑著回答。

「你可知南方有個男人,姓謝名瀧介,是個市議員?」

「我知道。」

「那你又可知,謝瀧介對你一往情深,一生只愛你一人?」微微抿起唇,雖說對著媒體他也說了無數多次這樣的話語,但直接對著本人這還真的是第一次,饒是他也有點害羞,只得藉著戲偶表露心意。

 

而他看見,他告白的對象露出了一個溫暖的笑容,從未出現在電視媒體、大眾面前的、獨屬於他的笑容。

「我知道。」

——因為,我也是。

 

 

5、身高差

 

他們兩人實際上並沒有多少的身高差距,如果穿上鞋底稍高一些的皮鞋,幾乎就能弭平兩人的差距。

這樣的身高差的好處是,他們總是能在一轉身、一回頭的時候,就能精準地找到對方的每個眼神。

——然後給彼此一個笑容。

 

FIN。

 

 

感謝大逼版和版主小綠的活動,是本週的糖餅5題,首發:https://www.ptt.cc/bbs/BB-Love/M.1543762229.A.3C6.html

 

我也不明白為什麼,但我居然從一開始覺得不行,到後來發現其實很可以,而且各種好吃ryyy

希望有甜,

然後也謝謝閱讀到這的大家XDD

 

 

 

 

2018/12/3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曄櫻 的頭像
曄櫻

櫻舞雪

曄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